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倪祥保

过去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时间概念,我这里说的“过去”,指上世纪60年代。那是我从小学到初中的阶段。

我出生前,爷爷、奶奶和外公都去世了,外婆在我3岁的时候也去世了。所以,我记忆中得到的压岁钱,都只有爸爸妈妈给的。那时,国家经济和我们家的经济情况都不好,压岁钱自然很少,最少的时候,就1角,最多的时候,也就5角,通常是2角或3角。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拿到压岁钱后,都不先想到怎么花,而是将其存起来。这个所谓存起来,不是指存到银行里,因为附近的村镇上没有银行。再说了,银行也不可能为几毛钱办一张存单。所以,我说的存起来,是指自己用稍稍结实一点的纸,折成一个简易的皮夹子(钱包)。然后将压岁钱非常虔诚而小心地放进去,再将那个钱包放在一个自己觉得很稳妥的地方——比如卧室家具的某个抽屉角落里。那个钱包及里面的钱,除了我自己,家里人都不会去碰它。我平常也很少去看它,到下一年收到压岁钱时,会把那个钱包拿出来,将刚拿到的压岁钱放进去。虽然一般还是不会去用它来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因为觉得自己的财富又增加了,内心确实还是很高兴的。新年里,我会将那个纸头的钱包藏在口袋里,偶尔拿出来给小伙伴们显摆一下:我不仅有自己的钱包,还有这么几毛钱!偶尔也会忍不住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有一年,就花了5分钱,买了一张印有饰演白毛女的电影演员田华剧照和《北风吹》简谱及歌词的四寸照片。

大概在我上小学5年级的时候,刚上初中的小哥哥对我说,他用压岁钱买了一支竹笛(大约是2毛钱),要自学,说我也可以用那个竹笛学着吹。同时他还对我说,明年春节后,建议把两个人的压岁钱整合起来,争取去买一把口琴。我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年春节过后,弟兄俩把压岁钱凑在一起,去辛庄镇上买了一把国光牌口琴。我小哥哥凭他知道的一点点关于口琴的知识,自己开始学吹,同时让我跟着他学吹。后来,我得了胸膜炎,后又转成肺结核,爸妈不再让我吹笛子和吹口琴,所以相关吹奏技艺只停留在很低的水平上。而我的小哥哥,在我得病前的几个月,参军去部队了,也没有学习到很好的吹奏水平就中断了。

记忆中,过去爸妈给压岁钱时,从来都不装在红包里,也很少有很新的纸币,一不小心还容易弄坏。拿到压岁钱后,有时候,我得将其小心地摊开,然后耐心而轻柔地将其弄平整,再放到纸质的钱包里,像宝贝一样将其珍藏起来。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半个多世纪以来,经济和社会生活都已发生了很大、很大的改变,就像给压岁钱的数量和方式也已经发生了很大很大的改变。但是,每当我想起过去那少得可怜而大多比较破旧的压岁钱时,却还是有些莫名的美好与温馨的感觉。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捷足先登
思政课进革博
“百花”齐放
来点素的
开学义卖
红梅报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