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新闻网首页- 新闻- 原创- 体育- 娱乐- 电影- 时尚- 美体- 美食- 健康- 论坛- 视频- 博客- 旅游- 汽车- 法律- 财经- 文化- 微博 | 通行证登录

“金马”影后江青:和主席爱人同名曾是天的罪名

江青的传奇早早就开始,奇异地承载了政治史、电影史和艺术史。

江青的传奇早早就开始,奇异地承载了政治史、电影史和艺术史。

一听到她自我介绍“江青”两个字,周围的人都要侧目,时至今日,中国人依然对这名字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敏感。今年67岁的台湾舞蹈家江青已经习惯人们惊讶的表情,一一耐心解释:重名而已。

江青的传奇不仅在于她和毛泽东夫人江青的重名。这个出身于“资本家家庭”的孩子,少年时是根正苗红的“红色少年”,不得已从内地“叛逃”到香港,年纪轻轻即是轰动一时的“金马奖影后”,声名鼎盛时她退隐到美国编排现代舞,转型成了华人现代舞的先驱。

江青的人生奇异地承载了政治史、电影史和艺术史,像是60多年来华人生活的一个小小标本。这个在港台和海外都知名的“另一个江青”,因为最近出版了简体字版的自传《江青的往事往时往思》,才真正被大陆读者所认识。

江青

1946年生于北京,原籍广东普宁,后迁居上海。原名江独青,1954年改名为江青。10岁入北京舞蹈学校接受6年专业训练。1961年南至香港,1962年考入南国实验剧团,与邵氏签下8年基本演员合约。后随李翰祥到台湾,1963年主演《七仙女》一举成名成为国联当家花旦,与甄珍、钮方雨、李登惠、汪玲等人并称“国联五凤”。从影7年期间,主演影片29部,并担任4部影片的舞蹈编排。1967年凭借《几度夕阳红》中的表现获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曾以《几度夕阳红》获得第五届(1966)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上世纪60年代在台湾、香港从事演员工作,主演电影有20余部,其演艺事业的巅峰基于《西施》、《几度夕阳红》两部电影。1966年与刘家昌结婚,1970年离婚,前往美国,回到其本行舞蹈。1973年在纽约创办江青舞蹈团。1982年出任香港舞蹈团第一位艺术总监。曾任教于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纽约亨克大学、瑞典国立舞蹈学院及北京舞蹈学院。1985年起,江青以个人身份继续其在世界各地的舞蹈创作及演出活动。现居瑞典,与瑞典的生化教授比雷尔·彭贝克结婚。

特约记者 吕贝卡 发自北京

《江青的往事往时往思》是江青的自传,但是信息量之大,远远不止“自传”那么简单。“文革”前的中国、“资本家家庭”的命运、台湾影坛的八卦和中国现代舞的发端,都在其中有所展现。当然,人们最感兴趣的问题还是:为什么非要叫“江青”?

她原本不会和毛夫人重名,父母给的名字是“江独青”。后来母亲做主给她改名“江青”,是因为要“追求进步、拔掉毒草”。

江青小学时,学校里强调的是集体主义,提倡的是“好人好事”,自由、个人、独立,都是万万要不得的“毒草”。这样的气氛下,江独青的名字就显得“太落后”了。江青的母亲做主,把“独”自拿掉,将女儿改名为“江青”。

用“江青”的名字,她在上海上小学,又到北京学舞蹈,当时没多少人知道毛泽东夫人也叫这个名字。1962年江青移居香港,1963年她要去台湾,持香港身份证申请台湾签证,这时她才知道,毛泽东夫人也叫江青,而自己在北京做学生时只知道她本姓李,当年从影的艺名是“蓝苹”。

两个江青在同一时间赢得了众多的关注。1966年,电影演员江青主演了当时最大制作的国语电影《西施》,年仅20岁就达到事业巅峰,并和当时默默无闻的学生歌手刘家昌闪电结婚。1967年,江青主演琼瑶小说同名电影《几度夕阳红》,并因此赢得第五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天天要上报纸影视版。也就是这两年间,毛夫人江青一步步接近权力,正在大陆大搞政治运动。

两个江青各自在政治和电影版上占着头条。但是当时台湾尚未解严,提“江青”就如洪水猛兽,让电影明星江青变得非常尴尬。报纸只能用特号字把“江青”两字在影剧版刊出,以示区分。媒体提到“江青”两个字只能也会说“这岸江青”、“对岸江青”,或者用称谓区分,毛夫人江青是“江青同志”,电影明星江青是“江青小姐”。

上世纪70年代初,江青结束了自己的电影事业,投入现代舞学习。1973年在纽约成立了“江青舞蹈团”。尽管远走海外,“重名”带来的烦恼还在继续。

“文革”结束之后,江青立刻申请回大陆探亲,多次申请均被驳回。她一打听才知道,还是和江青重名引来的麻烦。这时江青和瑞典学者比雷尔·彭贝克在交往,比雷尔受邀去中国讲学,江青立刻和他领了结婚证书,在名字后加上夫姓,以“青·彭贝克”(Mrs. CHING BLOMBACK)的身份,方得以顺利入境大陆。

回到大陆,江青才知道自己在“文革”期间早已是大罪人。和“伟大领袖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同志、爱人江青同名”,这是天大的罪名。她的三姨因为“帮外甥女改名”受尽侮辱,曾经被人用满是秽物的痰盂扣在头上。

“江青”这个名字的忌讳不仅仅在大陆。1978年,江青舞蹈团到香港参加“亚洲艺术节”演出,主办单位坚持要她更改“江青舞蹈团”的名字。江青一看到回信就明白,还是“那个江青”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她认为主办方的要求“幼稚又无理”,几次沟通之后仍无法解决。之后她了解到香港也有自己的“政治嗅觉”,国际艺术活动中不得不对政治敏感,最后解决的方式是在演出场刊上写中文名字“纽约江上数峰青舞蹈团”,纽约两字还加大号字排列 ;英文还是“纽约江青舞蹈团”:CHIANG CHING DANCE COMPANY of NEW YORK。

而“文革”刚结束回到大陆,总有人跟她说:“你不知道江青这个名字有多臭。”上世纪80年代末,人们已经可以相对平静地叫出“江青”两字,江青认为这是历史翻过一页的标志。

江青把这一系列名字引发的悲喜剧都统称为“重名过敏症”,开玩笑说,自己的名字是“政治温度计”。她以为两岸都已时过境迁,这“过敏症”不会再复发,但事与愿违。2008年,江青受邀到北京排演自己的作品《茶》,担任导演、编舞和布景设计,音乐部分由谭盾负责。最终演出的时候没有挂她的名字,只挂了“CHIANG”。几十年过去了,演出中因为“署名”闹出的误会数不胜数,江青仍然觉得2008年这次有点意外,甚至有点生气。

“我没有想到,在2008年还是会这样。”江青说完,摇了摇头。

少女明星噩梦

江青和电影、娱乐,有扯不断的关系,但她对“少年成名”厌恶透顶。从小受“奉献社会”的教育,家境又富裕,江青不向往“名利”,甚至连拿了“十大影星”,她都觉得这跟“劳动模范”差不多:“我进入这个行业从来没跟人争过,其实我也真的不是很在乎。”

1962年留在香港之后,江青不懂英文和粤语,无法读书和工作,唯一擅长的是舞蹈,就到香港邵氏电影公司办的“南国演员训练班”学表演、教舞蹈。北京舞蹈学校苦练六年的履历在香港其实非常突出,李翰祥慕名找江青去给《七仙女》设计舞蹈动作。原定由当红的大明星凌波和乐蒂出演男女主角,但是乐蒂为了谁的名字写在前面的问题罢演,只好换上了新人方盈。方盈学舞蹈动作进度缓慢,李翰祥干脆让江青自己当女主角。17岁的江青就这样进入了电影行业。

《七仙女》并不算“邵氏出品”,开拍没几天李翰祥就和邵氏有纷争,自立门户开了“香港国联影业公司”。凌波留在邵氏拍邵氏版的《七仙女》,李翰祥带着江青到台湾拍自己的《七仙女》。上映时两个《七仙女》打擂台,也算是上世纪60年代华语娱乐圈最轰动的一桩事件,李翰祥版本胜出,打破当时的国片票房纪录。江青也因此“一炮而红”—尽管她自己并不喜欢这个词。

成为大明星后,少女江青更觉得寂寞,无法自由行动,处处有人对自己“卑躬屈膝”:“我不满意,好像是生活在观众的眼皮子下。”正是这样的心态中,她闪电嫁给当时还未成名的音乐人刘家昌,只因对方能给自己普通人的感觉。她的朋友们开玩笑:“台湾大学后面的面摊上有人请江青在那里吃了碗牛肉面,江青就被‘打倒’了(指结婚了)。”

刘家昌后来成了一手栽培出甄妮、凤飞飞、张艾嘉的“情歌教父”,但和江青结婚时还是一文不名的学生歌手。婚后江青为了支持刘家昌的电影理想创办“昌青影业公司”,由于公司的电影运作不良债台高筑,江青只能再接拍其他电影用片酬抵债。别人都以为她拍电影赚大钱,只有她自己知道,钱财从手里一过,立刻就要给债主。

疲于奔命挽救不了婚姻。江青深受打击,一度在麻将桌麻痹自己:“外界对他私生活的蜚短流长以及自己早已司空见惯了的夜不归户,都丝毫燃不起我的妒火。”大战方城两个月,江青终于决定结束混沌生活,离婚。

和刘家昌离婚前,江青和自己的电影伯乐李翰祥有过短暂的感情:“我们就觉得很痛苦,我们两个人就下船,我那个时候还是比较传统的一种女孩子。后来刘先生他从韩国回来了,我自己跟他讲的这个事情,意思就是,‘你还不跟我签字?"提出离婚的结果是,刘家昌跑到片场,当众打了李翰祥耳光。

要离婚并不容易,僵持了一年多,刘家昌一直对外界宣称“江青和李翰祥婚外恋”。台湾媒体为江青离婚的新闻出了号外。在离婚之后,刘家昌不让江青见孩子,从中帮忙斡旋的是琼瑶。

“一次又一次,琼瑶在台北为我仗义奔走—去孩子住处转送去我买的玩具,与对方协商探望的可能,索取孩子的近照……结果,她三番两次地吃闭门羹,明办不通,只好暗访、设法拍照。”

刘家昌后来再婚娶了甄珍,甄珍的前夫是谢霆锋的爸爸谢贤。这一桩陈年八卦至今还常常被娱乐论坛里拿出来分析,刘家昌还上《康熙来了》歌颂自己和甄珍的曲折爱情,跟媒体说江青是“抛夫弃子”。

江青知道人们对八卦的热情,但是人们最愿意知道的最戳她伤口:“现在到台湾还有人问我这些事情,每次去都问,这里头我也不愿意再去讲,对我的小孩伤害太大了。”

在写自传的时候,江青一遍遍地试图书写失败婚姻的往事,最终作罢,只留下了这样一段剖白:“写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只有纸篓里扔满了的揉皱的稿纸,满了就倒,倒了又满,而每张纸上只有寥寥的数字。每当我准备下笔时,似乎在揭近几年不再去想也信以为已经消除了的伤疤。没料到揭疤的滋味是难受的,不但痛,还要眼见疤下红通通、血淋淋的一块自己的皮肉。既然如此,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红色少年“叛国投敌”

大陆观众无法想象,电影明星江青曾经在港台有多红。她主演的《西施》、《几度夕阳红》,都是国片史上排得上号的大作。她息影了,夏志清知道她在美国,还是到处托人想认识她,狂热得让江青都吓一跳。不过,连港台观众都不知道,这样一个可人儿、大明星,是在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教育下长大的。江青至今对革命歌曲和口号信手拈来:“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1958年的“大跃进”总路线她可以顺手写下,标点符号都不会错。

江青出生时,仍然住在上海的大宅子里,她是“资本家”的后代,但是外公、母亲都称得上“进步人士”。外公亲自下乡参加“土改”,主动把老家乡下的田地全捐给国家。全家人都憧憬着新中国的来临,唯独父亲仍留在香港。母亲数度去信让父亲回来“报效国家”,甚至发去了孩子们的合照,旁边写着:“爸爸,我们正在凝视您!”

江青在这样热心报国的家庭中长大,才有了把名字里的“独”拿掉,坚决斩断“个人主义”毒草的事。1954年,江青的外公忽然被捕,罪名是“历史反革命”。母亲教育她,家里属于“被牺牲的阶级”:“只要中国大多数的人好起来,不能因为我们是属于被牺牲的而有仇恨去反革命。”年幼的江青曾笃信这一点。

1956年,江青的母亲在“整风运动”中遭遇“隔离审查”,几乎自杀,之后才决定去香港生活。这一年,江青小学毕业后意外考入北京舞蹈学校,想去北京开始“没有人知道自己外公是反革命”的新生活。母亲看到江青在北京舞蹈学校练功学习倒也井井有条,并未强制要求女儿同去香港。在“文革”开始之前,政治运动虽有,但气氛尚未恐怖,江青在学校继续当红色少年,有假期就去香港探亲,反倒觉得香港是可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人人都谈钱,报纸上尽是凶杀抢劫案,哪如北京处处新气象。而江青在北京还有站在周恩来身边给外宾献花的机会,更令她对“光明前景”充满信心。

1962年,江青即将毕业。这时她依然“积极向上”,清楚知道自己毕业之后如果还往来香港就有受处分的危险,打定注意工作后再也不主动提出探亲,一颗红心踏踏实实要在社会主义中国为人民跳舞。这一年,江青利用舞蹈学校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寒假去香港探亲。父亲却给出“最后通牒”,希望她留在香港,否则连弟弟们出国深造都会受她还留在北京的牵连,因为当时的西方国家都是“谈共色变”。江青当然不同意。几番争吵之后,父母扣下了江青的证件,江青偷偷写信回学校,说自己要补领新的旅行证件才能回去,“不是逃学”。

回到北京的机会其实是有的。母亲担心女儿因抗议坏了身体,私下把旅行证件归还给她,并承诺给她买票。几乎同时,一位陌生人找到江青,给了她一封“神秘信件”,让她在某某时间到某地点去,有人会安排协助回校,并嘱咐“除随身所需衣物之外不要带行李”。

江青反而害怕起来。学校日日思想检查,她怕无法解释没有按期回京,也怕自己真的耽误弟弟们前途。犹豫之间,就这样留在了香港。江青后来才知道,这在大陆就被定性为“叛逃”,她在大陆的师长、朋友、亲人们都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牵连。“我真庆幸那时我不在(大陆),否则,我的命早就被‘那个江青’索去了。”江青说。

另一个高度的人生

离婚之后的江青远走美国重新学习舞蹈,开始现代舞创作,年纪不过24岁—出名、当影后、结婚、生子、离婚,实在是出名要趁早的典型。探究她八卦的媒体当然无法想象,全身心投入艺术之后,江青进入了完全另一个高度的世界。

上世纪70年代,短短时间内,江青已经在现代舞领域取得成功,还给多明戈版歌剧《图兰朵》担任编舞。许多现在声名显赫的艺术家,都要叫她“前辈”。1972年,“云门之父”林怀民还在爱荷华大学学写作,主动给江青打电话,说想跟她学中国舞;1982年,江青给舞蹈学校编舞,听说有个“怪怪的,不是很有名”的学生,她大胆找来合作,那个人是谭盾;著名的广州现代舞试验班,其实是在创办人杨美琦和同学江青的共同努力下完成的。慕她影星之名而去结交的夏志清也惊讶于她在现代舞领域的成就,甚至开玩笑说:“你现在怎么这么红的?你是不是跟乔治?巴兰钦(苏联舞蹈大师)睡觉了?”江青说到这里笑得趴在桌子上:“我不能跟他(夏志清)计较,他就是个拉黄包车的。”

因为早年从事电影,之后又步入艺术领域,江青交友之广阔也令人咋舌,几乎囊括了华人文化圈的方方面面:在港台认识老影星和作家;在台湾的麻将搭子是胡蝶、周曼华以及傅斯年夫人;在美国熟识歌剧和现代舞圈子,帮助初到美国的年轻华人艺术家;嫁到瑞典之后自然跟瑞典汉学界也熟悉,提到马悦然和万之,她说:“哎哟,我们熟得不得了。”她的交际圈是个小小宝藏,出版界争相约稿,希望多得到一些文化名流们交往的细节。

江青上一次为国内读者所熟知,是因为纪录电影《大同:康有为在瑞典》。这部电影讲述康有为和女儿康同璧在瑞典的生活和哲学上的探索,江青也是旅居瑞典的华人,和康有为一样住在一个小岛上,女性的身份更让她能和康同璧有共鸣。独特的身份让江青作为电影中的讲述人,有种特别的况味,引入了现代与过去的对话。

刚听说江青去美国的时候,台湾的影迷和媒体都以为她很快会回来:“大家以为我只是做一个姿态离开了,过一个时期再回来,他们不相信一个女孩会放弃当明星那些东西。我真的会,我一点也不后悔。”江青现在回想起来,有一种胜利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责任编辑:Kiwi]

标签:江青 金马 影后 罪名 爱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