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起银饰的最高境界

  手艺人便是只管打磨自己,做好分内之事。

手艺人便是只管打磨自己,做好分内之事。

  余味先生正在四个人才能抬动的压片机上为新作品造型。

余味先生正在四个人才能抬动的压片机上为新作品造型。

  但凡手艺人,总是渴望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前些日子,余味先生迁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

但凡手艺人,总是渴望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前些日子,余味先生迁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

□大沐文/图

余味先生,是艺术匠人,而余味,是一种生活态度。

白净的色泽,亚光的质地,若是带着些暗黑纹饰,也是极好的,证明它有些岁数了。余味先生便是与这些银打交道,如此,他也是一名手艺人了。

但凡手艺人,总是渴望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前些日子,余味先生迁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说迁,是因为他之前都在家中从业,家里也有一个1.5平米左右的工作台。相比从前,如今这个80平米的地儿,实属豪宅。

空间的扩大带来的不单是视觉的开阔,在余味先生看来,他拥有了更大的创作平台、交流平台。比如工作室内新增的,四个人才能抬动的压片机,以及温度达到1200℃的熔金炉……这些在家中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在新的工作室内,余味先生将自己之前一款颇受欢迎的“鹿鸣”项链进行了升级。借助新的机器,他将原本平面的线条转为立体,光泽、质感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此外,夜间、周末,余味先生的工作室都会迎来一批体验者,他们的到来为工作室增添了不少生趣,也让他钟爱的银艺为更多人所熟识。

在某些方面,年纪轻轻的余味先生就好像是老手艺人,老手艺人便是只管打磨自己,做好分内之事,无须讨好,无须谄媚,无须看人脸色。他的创作不为迎合,只为彰显自己的生活态度。余味先生有一本宝典,里头记录了他的所思、所感、所想。“我所向往的生活,开一间杂货店,种点植物,挂起葡萄架,店口有一片碧地”、“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彩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这些诗意的句子都是他的创作理念,而他,努力在银饰上将这些意境化的内容转为现实。

或许在生意人的眼中,这些都是多余,手镯便是手镯,戒指便是戒指,项链便是项链。而余味先生坚持,设计、工艺都是为了最初的想法服务的,要通过不断地学习,让工艺跟上自己的理念。手艺是一辈子的事情,花几年时间去摸索沉淀都不是事儿。基于此创作的《山那边》等作品,仅用照片,就征服了大众。这下,余味先生又不按常理出牌了。

当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余味先生的新品时,他却说并不外售。这倒让我想起了古人那句,“无须黄金万贯,只需一技傍身。”创作之路都是苦吟之路,前有贾岛“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余味先生说,灵感并不是随时都会出现的。“我的创作都是当时的心情引申而来的,可以说它们就是我的成长史。从本质上来说,工艺是内心的独白与总结。所以在挑选顾客的时候,要有感情上的共鸣。”

就像在某篇文章中看到的那样,城市里的手艺人弥足珍贵,因为他们除了要打磨技能,还要对抗浮躁的社会,这一切全靠自己的意念。余味先生告诉我们,余味,是一种生活态度。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慰安妇”的幸存者 逐渐消逝的历史
今年第4次被淹 网红水上派出所“名副
北京过剩共享单车堆积如山
洞庭湖大桥合龙 成国内第一大跨径钢
美女江西三清山健身运动 上演惊艳“
青海藏区千人集体跳锅庄 场面盛大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