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忆冰:良好家风要潜移默化持续传承

  梁忆冰,植检专家、中国检科院退休干部。

  梁忆冰,植检专家、中国检科院退休干部。

□黄洁/文夏飞/摄

梁忆冰,我国植物检验检疫专家。她还有另一个身份——中国近代维新派代表人物梁启超的孙女、著名经济学家梁思达的女儿。

第一次见到梁忆冰老师是在独墅湖高教区中国人民大学苏州校区的会议室里,她是来苏讲课期间应独墅湖论坛的邀请来给学子做讲座的。儒雅,谦和,亲切,这是梁老师给记者的第一印象。趁着开讲的间隙,记者与梁老师就梁家的家事、家风等进行了交流。言谈之间,梁老师气韵从容,思维缜密,通过讲述他们家的故事,让我们对梁家,对梁家的家风,对如何来传承家风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感悟,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她身上透出的那种大家闺秀的静雅大气和岁月沉淀了的书卷气。

事后,记者又通过邮件和梁老师进行了交流。76岁的梁老师依然在忙碌工作着,但只要记者发出邮件,必会收到梁老师的回信,或作答,或作情况说明过些日子再作回答,信末尾总会注上“祝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的话语。让记者在感动之余,更为她身上体现出来的良好家风而感召。

梁老师和其他家族后人一样,从没有躺在先人的名气上不思进取,而是在良好家风的熏陶和影响下,他们的思维和理念更超越,更贴近社会,更注重把自己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

想走近祖父梁启超的愿望

越来越强烈

苏周刊:您出生的时候,您祖父梁启超先生已过世好多年了。对您来讲梁启超先生是否离您有点远,还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形象?

梁忆冰:我更多地认为,梁启超是一个历史人物,他是属于国家的、属于中国历史的。年幼时,我觉得他是在祖辈、父辈的故事里,是在很远很远的过去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他了解的增多,以及对他著作的直接阅读,慢慢地觉得离他近了,并有了要离他近些、再近些的愿望。遗憾的是这种自觉来得迟了些,实在需要抓紧时间多读读他的书,以减少些遗憾吧。

苏周刊:在您父亲梁思达先生眼中,梁启超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尤其在家庭生活中?您父亲时常和你们小辈讲起梁先生吗?

梁忆冰:我的父亲对祖父梁启超非常钦佩、非常崇敬!尽管我没有直接听过他对祖父的评价,然而我深切感觉到的是,他是在按照祖父的教诲待人处世的。我初中就开始住校,直到上大学、工作、自立门户,应该说和父亲交流的机会不是很多,没能常常听他讲祖父的故事,反而是他退休后在我家养病时,常给我的孩子们讲故事,而我也是儿时从我祖母那里听到我祖父的故事多一些。比如祖母让我好好念书的时候,她不说你好好念书啊,她会说,你们公公(我们称梁启超为公公)呀,特别特别用功,每天都在那写啊写啊,到晚上点着灯还在那写,有的时候肚子饿了,我还得给他弄点吃的,她就用这些故事来告诉你,你要好好念书。

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生活在名人家庭,觉得要更加努力

苏周刊:您父亲和您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能否讲讲您父亲和您相处的生活情节哪些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梁忆冰:父亲梁思达是个非常善良的人,言语虽然不多,但性格开朗豁达,说起话来也很幽默,常常会逗得我们哈哈大笑!父亲学习勤奋、成绩很好,曾得到公公梁启超的夸奖,还为他写了一副对联以资奖励。他做事极为认真,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幅好画,大家都说他也应该学建筑。小时候我看到他中学的听课笔记,真工整,实在羡慕。他总是为别人着想,遇事总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作自我批评。他关心长辈、关照同辈、关爱晚辈,在南开上学时,五姑梁思懿得了风湿性关节炎无法走路,是我爸爸天天背着她去学校。哥哥姐姐们在海外留学,他就成了家里的大哥哥。公公去世后,为了帮助祖母照顾弟妹,只能留在天津南开大学继续深造没有远离。他对工作充满激情,记得他连续好几年参加了国务院棉花工作组,深入农村落实播种面积。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一样,都热爱祖国、关心国家大事、忧国忧民。记得小时候在长沙,我看到爸爸把收音机的声音调到极小,耳朵贴近喇叭听着解放军南进的消息。到老了他还关心着国家的环保事业。他因腿骨骨折常要拄着手杖走路,一次他走在大街上,因为一张纸片不小心掉在地上,他立即艰难地弯下腰来把纸片捡起来扔进垃圾箱里,这一幕深深印在我的心里。他特别喜欢读书看报,每天不管多晚,睡前总要看杂志读报纸,那恐怕是他一天中最快乐、最幸福、最享受的时光。他兴趣广泛,喜欢音乐、美术,他还是单位合唱队的成员呢。

苏周刊:生活在这样一个名人家庭中,您感到有压力吗,无形或有形的?对您来讲是一种负担吗?

梁忆冰:我一直喜欢的状态就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走在人群中,感觉很好。本来我就是亿万人民中的一员,不只是说我是什么名人后代,就是现在大家说我是什么专家,我也很不自在,我算什么专家,我和我的老师们那些真正的专家还差得远呢。每个人都会尽心尽力做事,这是一个人应尽的社会责任,没什么好说的。我喜欢“他在丛中笑”的感觉,事情都是大家做的,我站在集体的队伍里和大家一起庆贺成功,那种感觉多么好啊!

生活在名人家庭里,我没觉得有什么可炫耀的,也没什么负担,只是觉得要更加努力,绝不能辜负先辈的教诲,不能给他们丢脸。

家族的品质在三伯梁思永短暂的一生中都得到了体现

苏周刊:父辈们身上的什么品质对您影响最深?

梁忆冰:很多。比如他们热爱祖国,始终为国家的富强不懈奋斗着;比如他们始终充满激情、从不畏惧困难也不怨天尤人、乐观向上、实干苦干着;比如,他们热爱生活、热爱学习、热爱自己从事的事业;他们兴趣广泛、有强烈的求知欲、有很高的学习能力;比如他们爱父母、爱兄妹、爱儿女、爱亲人、爱朋友、爱人民,喜欢关心帮助他人,等等。梁思成、梁思礼,可能大家比较熟悉些,我倒想说说我的三伯伯梁思永,可能知道他的人并不多,我也是在协助蹦蹦姐姐(梁思永的女儿)编写他短暂一生的书稿《思文永在》时,对三伯伯有了全面的了解。在他的身上,这些品质都得到了体现。

三伯伯学成归国后,就不停奔波在野外考古场上,从事着艰难的考古挖掘。那时候,田野考古工作的环境是非常恶劣的,他用拼命三郎的精神工作着,这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伤,他身患内膜炎,后又转为肺结核,因肺部手术切除几根肋骨,身体极为虚弱。我印象中的他不是躺在床上看书写字,就是躺在病床上接待客人。

他选择考古是因为考古可以用在中国土地上挖掘出来的文物证明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他要用事实揭开日本人企图占领中国领土而疯狂叫嚣的所谓满汉非支那领土的谎言;他用自己的研究成果驳斥了中国文化西来说。他牢记公公梁启超在清华24级毕业典礼上的话,要对社会应尽之责。

西阴村史前遗址出土的18728块陶片被逐个清理、描述、统计、归类、分析写出的论文,不是他囫囵吞枣,那是勤奋,那是扎实苦干,那是严谨的科学态度和工作作风。

抗战时期,三伯伯毫无畏惧纷飞的战火,护送宝贵文物辗转向后方,解放大军渡长江时,他就有了如何保存大陆留存的考古事业基础的计划和实际的努力,这不是他所能及的事,但却在尽力为之,这是他对祖国的无比热爱,这是他对自己献身事业的无限忠诚。尤其是他在离世前的那句刻骨铭心的话:“我不再奋斗了,我奋斗不了了。”深深地触动了我,他终生奋斗的身影不断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催使着我也要像他那样不停地奋斗。

家风是时间和数代人的一个延续

苏周刊:梁启超先生作为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活动家、思想家和教育家,不仅自己功成名就,而且把九个子女都培养成为国家之栋梁,创造了“一门三院士,个个皆才俊”的家教传奇。作为这个大家庭的成员之一,您对家风怎么理解?

梁忆冰:我对家风的直觉,就是我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我认为家风它有这几个方面的体现:它是时间和数代人的一个延续;是许多人集合的时候的一种氛围;是潜移默化、刻骨铭心的;是持续传承的一个状态。

苏周刊:时间和数代人的延续性体现在哪儿?

梁忆冰:我觉得对于一个个体来说,体现在出生以后伴随着成长过程中的从学习到模仿,不断地积累以后,就会成为我们的一种习惯,甚至成为一种自觉,在我们个性逐渐形成以后,通过我们自己不同的途径,不同的职业,再发扬出来。所以时间的延续体现在继承、积累和发扬这么一个过程。

另一个方面是家庭,家庭就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而且有很多代,所以从延续的角度来说,数代人的情怀、亲情、关怀使得家风能够不断地发展、成长。这里头,数代人实际上就体现在前辈的教诲、后辈的忠孝。忠不仅是忠于家庭的规矩,也包括对国家、对民族的忠诚,孝当然肯定是要对长辈、对年长人的一种态度。而且,这种传承,这种延续也体现在代与代之间,不仅是尊老爱幼,实际上如果长辈和晚辈之间能够建立一种朋友般的交往,那这个家风就是很和谐、很快活的。祖父和九个子女的关系就是亦师亦友、亦尊亦亲。他从1923年起到1929年去世,坚持给在海外的5个子女写信,帮助他们确定学习方向,指导他们做学问,同时又充分尊重孩子们自己的意愿。我姑姑梁思庄在加拿大上大学后,面临着专业的选择,祖父曾在信中建议,意思就是:你们弟兄姊妹中,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学自然科学的,是我们家里的憾事,不知道你是否有这方面的兴趣?我很想让你以生物学为主科。但他得知梁思庄对生物并无兴趣后,又马上去信,说:你最好根据你自己的兴趣爱好,我很怕因为我的话扰乱了你的治学之路,所以赶紧寄这封信。最终,梁思庄结合自己的兴趣和父亲的意见学了图书馆学,成为一名图书馆专家。

大家庭和睦相处

让人生充满快乐

苏周刊:那家风是众人聚合的氛围,又怎么理解?

梁忆冰:家庭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和睦的和谐的。从我懂事开始,我就觉得我们家,不光是我和父母的这个小家是特别快活的一个家,我的那些个伯伯、叔叔、姑姑没有一个愁眉苦脸的,他们兄弟姐妹在一起时,总能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所以我们这些后辈也是快快乐乐的。我们这个家庭的氛围都特别好,互相之间关系特别好,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幸运的。记得抗战时期,三伯伯梁思永身体已经很差了,所以他决定搬到史语所驻地住,由于要坐滑竿经几百级台阶从山下搬到山上,二伯伯梁思成反复试躺滑竿,看看弟弟能不能受得了躺在滑竿上的颠簸。

后来我们住在重庆郊区的石桥铺,每次二伯伯梁思成到重庆来办事情,他从不住在单位给他安排的地方,他就要住在我们那儿。他一来我们特别高兴,因为他会给我们讲好多好多故事。有一次,他来了,我们高兴得不得了,他说,小鱼小虾(我和妹妹的小名)过来,等天黑了,咱们来看老鼠结婚。他说老鼠结婚,前面吹喇叭,后面抬轿子。吹唢呐的戴着瓜皮帽,嘴巴鼓鼓的,“新娘子”在轿子里不老实,掀开窗帘,伸头看热闹不热闹。他一边讲一边给我们画,画了很多张,我爸爸说,可惜这些画都丢了。还有三姑梁思庄,特别喜欢小孩,每次我们放暑假,就把我们接到她家里去,随我们怎么玩。有一次三姑下班回来,说:“孩子们看看,我的新衣服怎么样,我给你们表演。”我们这些小孩就去放音乐,三姑就从这边走到那边,又从那边走到这边,我们说再来一回,她就再来一回。还有以前每年我们都要在八叔梁思礼家举办家庭音乐会,每个人都要出节目,唱歌的,弹琴的,还有发小礼物。后来我们像奥运会一样进行“申办”,还要提方案,很热闹的。所以从小到现在,我觉得我们的家庭特别快乐,氛围特别好。

家庭的氛围除了和谐和睦以外,还有互学互助,不光是家里人,还有向家庭外的其他人学习,家风应该是开放的,是一个开放性的概念。

家风是刻骨铭心的,要成一个人,要具备“智、仁、勇”三德

苏周刊:当然还有家长自身的言传身教对家风的潜移默化传承是很重要的。

梁忆冰:是的。这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比如我小时候跟外婆住在一起,有一天,我爸爸买了一根甘蔗回来,把它切成一小段一小段,放在一个盘子里头,我跟妹妹洗了手,坐在那。爸爸刚把一盘甘蔗拿来,我们伸手就要去拿,我爸爸马上把我们的手挡住了,说等一等。爸爸拿来一杯水,里面放了一点白糖,放到外婆边上,说外婆牙不好,啃不动甘蔗,外婆先喝甘蔗水,你们再啃甘蔗。我们把甘蔗渣吐在盘子里,吃完后,爸爸就它拿走倒在垃圾桶里。爸爸并没说要尊敬老人,要让老人先分享,要注意洗手,要注意不要乱扔东西。其实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在具体的事情当中一种身教或者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

除了潜移默化,更应是刻骨铭心的。刻骨铭心——我的体会就是一个底线的问题,做人也好,做事也好,你的底线是刻在心里的。很有意思,1922年12月27日,梁启超应苏州学界的邀请来苏州作了一场演讲,里面就谈到了做人的问题。他向在座者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进学校?”而后,他自己给出答案:求学问为的是学做人。他说但凡一个人在学校里所学,数理化、史地、国文、英语,乃至哲学、文学、农工商等等,皆不过是做人所需的一种手段。而要成一个人,总要具备三德——智、仁、勇,实现了的状态便是“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无论是教育家教育学生,还是自己教育自己,皆应以这三件为准则。他的这一思想我读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每一遍都有不同的理解,直到现在我觉得我的理解还是很不够。真正做到这个,其实就是一个,无论是工作也好、学习也好,衡量一个人的工作才能的时候,首先还是一个做人的问题,才能看到他的才能,如果你人格不好,你才能再高、贡献再大,对社会也是不利的。

所以,一个比较好的家风,不是一个人、少数几个人来形成的,而是一个整体、是大家共建共创的,是体现在每一个人对人、对事、对国家的忠诚和奉献中。这一点我自己还是体会挺深的。当然了,我觉得它是一种状态,一种持续的传承的状态,不是到我这儿就结束了,而是要往后传下去,所以家风决定了家长的责任,他的责任不光是教育,还有晚辈的传承下去的责任。如果晚辈不能继承,不能发扬,那也不能持续下去,那也就不能叫家风,起码不是一个好的家风吧。

当然了,家风还会受时代、环境、国风的影响,那么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怎样去吸收正面的东西、抵御反面的东西,都会影响家风的形成,这体现每个人对这些形形色色东西的态度和历练。所以,说实在的,你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家风,或者我们国风也好,实际上是任重道远,是很不容易的。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留园寻梦”
植物沙盘设计大赛
300万豪车被电杆砸中 车主淡定微笑自
桥头上的对话
品味舌尖上的清明
女书法家作品展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