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功夫 过大年

  蒸糕每天越来越忙碌,年也越来越近了。

蒸糕每天越来越忙碌,年也越来越近了。

  老糕店用的是老手艺,但是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拌粉机加入。

老糕店用的是老手艺,但是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拌粉机加入。

  白瓷砖当作记事本,密密麻麻地写满新的订单。

白瓷砖当作记事本,密密麻麻地写满新的订单。

  糕上印着喜字。

糕上印着喜字。

  米糕上会撒上葡萄干、果仁等辅料。

米糕上会撒上葡萄干、果仁等辅料。

  老海每天要开着小面包车四处送货。

老海每天要开着小面包车四处送货。

  拌好的米粉需要用筛子筛细。

拌好的米粉需要用筛子筛细。

图\文 本报记者 李渊

看着案板上的米糕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忙活,老海说:年快来了。”“

老海是常熟陆市老街上的糕店老板,叫祁海,在这条明清老街上蒸了近半个世纪的米糕。每年进入腊月,他的生意就越来越好,今年也不例外。浓密的蒸汽里伴着阵阵香气:米糕的醇香和桂花的清香——老海说,他从十七岁开始学徒,一做就做了四十多年,用的都是老手艺,“桂花、米粉、葡萄干、青梅、松子,这些东西一样都不少。”

上世纪七十年代,老海被分配到了小镇上的糕店,当学徒,慢慢的,他掌握了这门手艺,然而过了没多久,他遭遇下岗。“只要肯吃苦,总有饭吃!”老海抱着这样的想法接手了糕店——如今,通过他的勤劳和努力,他应验了自己的想法——现在他不仅“有饭吃”,而且生意还越来越好,整个东乡都知道他的老海糕店,甚至还有苏锡常的客人,最远的卖过了太平洋。

老海没吹牛,他的小作坊里堆起了高高的米粉山;蒸炉上的蒸汽一刻都不停歇;他还自制了一台拌粉机,以便更快地搅拌米粉。他说:“糯米、梗米要有一定比例,淘洗浸泡也要适当时间,这些都是老手艺;只有这个机器是我叫朋友定做的,不然,全靠人的话,吃不消了。”——眼下临近过年,他每天要卖出接近一千蒸糕。

相比其他地方的糕,老海的糕属于“松糕”,上蒸架的时间不过三分钟,但是在这三分钟里,所有食材都在高温的水蒸气里经历奇妙的变化,让松散的米粉变得糯软,让那些松子、果仁变得香甜。我们有红糖和白糖两种糕,白“的大多零卖,亲友间赠送;而红的,大多是农村办喜事用,更讨口彩。”老海说。

年年蒸糕,日子也是节节高。老海的生意越来越忙,他现在还叫上了女儿和外甥帮忙,随着年轻人的加入,他的生意也渐渐“上了网”,老门头上甚至还印刷了“二维码”,老海高兴着乐呵着:“只要肯吃苦,总有饭吃。”

0
[责任编辑:zyw]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建设进行时
金秋十月 桂花糕香
夜色璀璨
悄悄的,入秋了
检查群租房
体验苏灯制作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