苇客

  夕阳下,老把式们整理收下的芦苇。

  夕阳下,老把式们整理收下的芦苇。

  芦苇本不重,但是成捆搬运,也并不轻松。

  芦苇本不重,但是成捆搬运,也并不轻松。

  年轻人普遍都不愿意干这般粗活,所以上工的都是老汉子了。

  年轻人普遍都不愿意干这般粗活,所以上工的都是老汉子了。

  老嫂子为人和蔼,在芦花里微笑。

  老嫂子为人和蔼,在芦花里微笑。

  芦苇高三米,在密集的芦苇丛里干活并不容易。

  芦苇高三米,在密集的芦苇丛里干活并不容易。

  赶早上工,水壶是自个儿喝的,凳子却是给芦苇铺垫的。

  赶早上工,水壶是自个儿喝的,凳子却是给芦苇铺垫的。

  干活间隙,老贾和船老大 商量着去崇明岛的事儿。

  干活间隙,老贾和船老大 商量着去崇明岛的事儿。

  装载完毕,等潮来,下一站上海崇明。

  装载完毕,等潮来,下一站上海崇明。

本报记者 李渊 图\文

一出正月,气温连日升,夕阳下还穿着棉袄的老贾已经一身汗了。在江堤,老贾席地而坐,慢慢褪下棉袄,点燃一支烟,悠悠地说:收完这些又要走啦,去最后一站,崇明。

老贾是山东济宁的汉子,每年追逐着芦花忙碌,从黄河口到长江口,收割每一个滩涂上的芦苇。他像是关中的麦客一样,四海为家,五湖为客,这一站是常熟的长江口。

早上六点,在临时租借的一个当地的旧岗亭里,老嫂子把隔夜在菜市场买的白面馒头重新加热,看着笔直上升的炊烟,她提醒老贾:今儿个能上工。老贾今年一甲子,做了三十年苇客,他早已熟悉门道,“天冷天热都不怕,就怕风大,吹得芦苇到处飞,干不了活儿。”老贾招呼工人吃馒头,干了三十年,他已经是老板了,手下有五位安徽来的工人。

收割芦苇并不复杂,然而在三米高的密集的芦苇丛里干活却也并不容易。经过一个寒冬的江风吹袭,芦苇早已变得脆硬,尤其是割剩下的芦根还挺在滩涂,非常扎脚,走路非常不方便。而搬运成捆的芦苇也是繁琐之事,老贾雇了一艘山东本乡的大船,能装一万多捆,工人们每人背负两捆芦苇,利用一根一脚宽的跳板,每天上下船千余次……

从去年九月开始,老贾每天都与芦苇打交道,眼下长江段的收割将近尾声,“这里忙完就去崇明,那里最多了,还能做一个多月。”这些芦苇最终将卖到山东,用作建筑材料,长江、黄河给我们带“来了富饶的土地,而我们要辛勤的工作,才能变得富足。”

0
[责任编辑:fansymc]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中秋节礼物
欢乐“海洋”
袅袅杨柳枝 奈何遭人摧
高速车祸 撒了一地蔬菜
“门”前新景
剪“廉”字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