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国画院:演绎新吴门画风的全新面貌

  听枫园·苏州国画院一景

  听枫园·苏州国画院一景

陶冠群

目前,新中国第一部《中国画院志》正在编纂中,全书拟一套四册,第一册为中国画院的历史沿革,第二、三册为中国省市自治区画院分列,第四册为中国地市级重要画院分列,计划用2年左右完成编辑并出版。成立于1960年的苏州国画院作为地市级重要画院,也在这部志书中占有一席之地。

苏州国画院院长刘佳介绍说,借此机会,画院正好系统梳理一下相关资料,完善本院的档案工作,目前已经从苏州档案馆借了五大箱资料,从中寻找散见于政府文件等档案中的有关苏州国画院的历史资料。同时,院方也请老画家们和社会各界人士帮忙,提供他们所收藏的涉及国画院的重大活动的现场照片。

人物简介

刘佳,男,1965年6月出生,浙江杭州人。

现为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美术艺委会委员,中国·中国画学会理事,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国家一级美术师,苏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苏州国画院院长。

创作团队规模紧凑成就突出

苏周刊:成立至今的半个多世纪里,苏州国画院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对苏州美术史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刘佳:从全国范围来看,苏州国画院成立的年份都属于比较早的。作为一个地方国画院,苏州国画院的整体知名度和实力都相对“超前”,国内外著名艺术家赵无极、赤松俊子夫妇、叶浅予、黄胄、陆俨少、周思聪等也都来过苏州国画院雅集研讨。可以说,苏州国画院的底蕴相当深厚。

张星阶(张辛稼)、吴 木、孙君良、周矩敏等艺术家先后担任过苏州国画院院长的职务。如果一定要给国画院这近六十年的发展进行分期的话,那么,张星阶、吴 木担任院长的时期可以说是吴门画派传统的延续和传承时期,是对“明四家”画风的总结和近现代改变的时期;孙君良、周矩敏担任院长的时期,是对传统绘画的反思和学院思想的植入改革时期,这一时期是我国对于中国画发展的反思变革时期,是大量外来文化对于传统文化的冲击带来了文化思潮的大辩论时期,同时也产生了全新的绘画风格和绘画形式,新吴门绘画的重要基础就产生在这一时期。而目前苏州国画院正经历全新的发展时期,新的艺术家梯队和文化结构,新的环境、新的社会思潮,正在对新吴门画派产生影响,也将不断演绎新吴门画风的全新面貌,值得期待。

苏周刊:苏州国画院是苏州美术创作的重要力量,您能介绍一下画院目前的创作团队的情况吗?

刘佳:苏州国画院目前有退休和在职的画家共20位。对苏州这么一个文化大市来讲,专业创作队伍的规模还是比较小的,需要引进更多专业人才。我们的在职画家中有三位是近几年引进的,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都小有名气,充实了我们现有的创作队伍。

虽然苏州国画院的创作队伍从人员数量上来说偏少,但创作质量高,成绩非常大,这点在省内也是有共识的。

中国画和苏州园林文化、气息相通

苏周刊:苏州国画院的前身苏州国画馆最早选址在怡园,1978年迁址拙政园,1985年,已经更名的苏州国画院迁入听枫园。一路走来,苏州国画院与苏州园林结下不解之缘。在您看来,苏州园林对于苏州国画院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刘佳:一个画院成立至今,院址一直在古典园林中,这在全国来说几乎也是独一份的吧。很多苏州园林当年都有画家参与建造,那时没有建筑师来画设计图、效果图,大部分情况下就是按画家所画的中国画来建园林的。所以,在江南,国画和园林不管从文化上、气息上,还是表现形式上,都有相通的地方。

苏州园林所特有的文化气息在吴门画派早先画家的作品中都有体现,这种传承一直到现在,在当代苏州画家的画作中也有充分的体现。而且,我们画院有很多画家历年来一直在表现园林题材,包括孙君良院长、周矩敏院长和现在的孙宽副院长,都是在画中直接表现园林,这肯定跟他们一直在园林里工作有直接的关系。

苏周刊:您自己画过园林吗?

刘佳:我当然也画过。因为在园林里工作,每天的感受都逃脱不了这种氛围,会让你觉得这些东西是可以在你的画中经常出现的,不管是一个全景,还是作为人物画的配景,都是不可多得的创作题材,而且是自己有切身感受、随手可以拿来用的,所以在画中肯定会有所体现。

我们今年要办一个“溢彩苏州”中国画·画苏州的写生活动,邀请一些国内的著名画家来苏州写生,和苏州国画院的画家进行交流;计划上下半年各做一次写生活动,到年底办一个写生大展。估计大部分画家还是会拿园林作为表现题材,因为这毕竟是体现苏州特质的东西,一般人提到苏州就会想到园林,园林、苏州,苏州、园林,两者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了。

从以往相关活动的情况来看,这些外地画家来苏州写生都很敬业,他们每天一大早进园林,午餐就简单地在园内解决,每次都画到闭园时间还不舍得出来,这说明苏州的景对他们很有吸引力,让他们有画的冲动。这几天,已经有外地的画家朋友在问我今年写生活动的具体时间了。

新吴门画派继承传统创新发展

苏周刊:吴门画派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对于苏州国画院的画家们来说,吴门画派曾经的辉煌更多的是一种压力还是动力?

刘佳:苏州现在的经济总量很大,经济地位跟明朝时其实很像。明朝,全国约有五分之三的画家在苏州聚集。那时除了“明四家”外,还有多达上百名画家的群体,他们的集体力量使苏州画坛、吴门画派在全国都举足轻重。那时,全国的经济中心、文化中心都在苏州。到了现在,苏州的经济总量在全国还是排名靠前,但苏州已经不是文化中心了。说到吴门画派对我们的影响,首先,苏州的画家对吴门画派有一种继承,这种继承不仅是画面上的,更是精神上和气息上的。如今这样的信息时代,地理上的疆域被打破了,海量资讯的传播迅速并且广泛,画家们也有了更宽泛的表现对象,这种宽泛使得我们可以参与到全国美术变化大潮中。社会在前进,我们在继承传统的同时,更需要有所创新和发展。当然,这种创新和发展要以吴门画派为基础来生发。不管怎么说,苏州的画家出去,创作中间多少都会带有吴门画派的痕迹,从画风、气息到表现内容等,都会有所体现。未来,我们还是要更加包容,更加敞开胸怀,使新吴门画派有更好的发展前途。

苏周刊:您刚刚说到了“新吴门画派”,近些年,苏州国画院从理论上提出这一概念,也举办了数次“新吴门画派”的展览。请您再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刘佳:苏州国画院逐渐探索出“新吴门”绘画风格,在全国中国画界受到广泛关注,产生很大的影响。这种绘画风格秉承深厚的吴门画派传统,消化融合历代吴门精粹与新时代新时期创作题材,呈现出全新的绘画流派。这种流派不失传统底蕴,笔墨皆有寄托出处,但也不囿于一笔一墨的得失,以创作主题为主旨挥洒自由;不断拓展绘画领域,不局限于传统山水图式和水乡题材,“走出去”的写生积累带来了更宽广的格局、更有高度的思考;新人才的加入带来了新的思维模式和创作方式,中国画的外延被不断打破,逐渐形成老中青分层明确的画家创作团队,绘画面貌各成一格,精彩纷呈。

苏周刊:“新吴门画派”的“新”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刘佳:“新”吴门的“新”在于题材的开拓,不再局限于原有的小桥流水、园林山水,而是全面性的突破,跟上全国艺术创作的节奏。

“新”吴门的“新”在于画风的创新。从大写意到工笔重彩,从写实人物到花鸟,从传统技法到新图式新材料,这些都是新画风产生的必要探索,唯有创新探索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新”吴门的“新”还在于新的交流和写生。不断通过艺术家的写生交流、展览研讨,使创作产生新思考和新理念,这将给新吴门画风带来新的内涵和突破。

苏周刊:“新吴门画派”旨在传承吴门画派的艺术特色,那吴门画派的艺术特色到底是什么?

刘佳:吴门画派的特色历来都是以“明四家”的传承为基础的,这是在元代文人绘画的精华上不断发展的绘画流派,是文人水墨、浙派、职业画家等绘画风格的集大成,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甚至是中国绘画的代名词。温婉、精致、崇文、儒雅、涩润、精巧、逸气,这些词都可以形容它的特点,也体现了江南文人历来的品质,以后依然还会是这一绘画流派的主旨。

时代在变,生活环境在变,绘画观念随之而变。很多外在的东西都会随着岁月改变,但对于绘画来说,唯一不变的就是追求的境界和人心的安宁。无论绘画的外在形式和创作方式如何改变,即使是观念和材料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绘画需要表达的内核及追求宁静境界的心灵不会改变,新画派的产生也不会改变这个主旨。

办好双年展做大做强苏州美术品牌

苏周刊:2016年,苏州国画院承办了首届“写意·苏州”中国画双年展,这个双年展的创办初衷是什么?展览效果如何?今后会一直办下去吗?

刘佳:去年12月,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苏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在苏州共同举办了首届“写意·苏州”(人物篇)中国画双年展,目的是以创作出更多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反映时代、展现当代美术家艺术才华的优秀作品为中心,进一步繁荣中国画创作,做大做强苏州的美术品牌。

这次展览是苏州文化艺术界的盛宴,在规模层次上都创造了苏州中国画展览的新高度,也搭建了苏州中国画进军全国性展览的平台,吸引社会各界及艺术家深度关注和研讨。双年展从去年8月份开始征稿,得到了全国各地艺术家的热烈响应,收到2000余件投稿作品。中国美协聘请全国著名艺术家、相关领域专家组成展览评审委员会,对这些作品进行认真严格的初评和复评,最终评选出102件入选作品。展览还特邀41件著名艺术家作品参展,以彰显中国人物画的探索高度。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教授等全国著名画家三十余人先后来到苏州参加双年展写生活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会长、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教授,中国文联美术艺术中心大型活动部主任李伟等出席了开幕式。展览得到全国各界同仁的一致赞誉,认为这是近年苏州难得的文化盛宴。展览内容贴近人民,观展的苏州市民络绎不绝,交相传颂,取得了极好的社会反响。

这个双年展和其他画展相比的不同点在于,从收件到开幕,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有持续的社会影响。我们希望把这个双年展办出特色,所以在签好协议后,分批分时段地请全国知名画家来苏州写生,给他们深入了解苏州的机会,使他们更熟悉自己想表达的题材。今后,我们会持续举办“写意·苏州”中国画双年展,通过这种形式寻求一条具有地域文化特性的发展之路。

美育要潜移默化地在生活中渗透

苏周刊:近年来,苏州国画院开展了新吴门画派进校园等一系列活动,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希望达成怎样的目标?

刘佳:苏州国画院是公益性文化单位,希望在大众艺术普及教育方面做些事,美育是要潜移默化地在百姓生活中渗透的。比如,我们和苏州大学艺术教育中心合作开展“江苏省高雅艺术进校园”拓展项目,目前已办了四届,先后走进南通师专和淮阴师范学院等高校办展,展示新吴门画派的作品。我们和苏州的一些学校的互动就更多了,像是苏州外国语学校、西交利物浦大学附属学校等,我们都会去做展览和讲座,让孩子们从小有美的追求,帮助他们理解艺术,提高个人素养。

2014年开始,我们还推出“画室开放日”项目,不定期地主要面向中小学生开放画院的画室,并请画院的画家给来访的学生做示范讲解,给他们普及有关吴门画派的知识。这个项目在社会上广受关注,来预约的学校、学生特别多。这样的活动不同于学校课堂上略带强制性的美术教育,学生们到画院来参观,和著名画家面对面交流,对其文化艺术修养的提升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苏周刊:在公众艺术教育方面,苏州国画院还有什么计划和安排?

刘佳:每年,苏州国画院都会办一次院展,展示一年来本院画家的艺术创作成果,这样的汇报展既是对全国画界同仁的汇报,也是对苏州人民的汇报。除了规模较大的院展,苏州国画院每年还会在本市办五到六场小型展览,展览时间一般都覆盖元旦、春节、国庆等假期,在不同场馆展出,这也是对市民的一种回馈,让他们有地方欣赏到苏州画家创作的中国画。

生活中的美是无处不在的,只是并非所有人都有发现美的眼光。如果一个人有很好的审美眼光,对美的理解能力比较高,在生活中就能处处都发现美,那么自己的生活质量也会提高。

今后,在办展之外,我们也会考虑做一些培训类项目、公益性讲座和公益性的演示,与市民有更多互动,帮助大家提高艺术鉴赏力。

拥有特色和阵地,才能跻身全国高平台

苏周刊:作为一个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苏州国画院希望在苏州文化建设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刘佳:一方面,苏州国画院是专业的中国画创作和研究机构,有在学术高度引领的责任,要带领院里的画家参与到全国的美术创作中去。我认为,美术史应该是对应历史的,它的一大功能是以创作来记录时代,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在美术史上要有体现,要有些重量级的作品留下来。具体到苏州,我们这座城市的发展成果也需要有美术作品来加以表现。

另一方面,从群众美育角度来说,我们希望通过举办一系列活动帮助苏州市民比较内行地欣赏中国画。苏州这座城市与中国画的画意、气息是非常相通的,苏州的一些著名画家就常常将生活中的画境“搬”到画作中,创作出精品力作。在各个画种中,中国画是能够非常完整地体现苏州城市特质的媒介。

苏周刊:身为苏州国画院现任院长,您对画院今后的发展有何规划?现在国办画院很多,苏州国画院要怎么办出自己的特色?

刘佳:首先,要坚持做好苏州国画院本身的建设,这包括人员梯队及画科分类等人才储备建设、画院创作环境建设、苏州地区写生基地的建设和全国兄弟单位的交流展览网络建设等。

其次,继续举办系列“请进来,走出去”重要展览和重要写生活动,比如一年一度的苏州国画院院展、“新吴门画派”进高校巡展、“写意·苏州”中国画双年展等。这些展览在提高苏州国画院知名度的同时,也对国画院人才队伍整体素质的提升以及绘画创作的交流提高起到了不容小觑的深远影响。

最后,国画院的发展最终要落到人才的发展上来,而人才的发展会带动一大批精品力作的产生。今后,苏州国画院依然要在各绘画分科方面引进人才、充实队伍,为国画院的艺术家们提供宽松的环境和良好的创作氛围,打造最好的艺术土壤,培育出独具苏州文化底蕴和特色的文化结晶。

归根结底,苏州国画院要有自己的特色,绘画风格和绘画格局要与全国接轨甚至超越,这些都落实在人才培养上,只有引进人才和培养自己的人才双管齐下,才能有自己的特点和文化阵地,才能和全国其他高水准国画院在一个平台上进行对话研讨。

(配图由受访者提供)

0
[责任编辑:方亭]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中秋节礼物
欢乐“海洋”
袅袅杨柳枝 奈何遭人摧
高速车祸 撒了一地蔬菜
“门”前新景
剪“廉”字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