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潋紫:《甄嬛传》《如懿传》是我的两个“女儿”

“臣妾做不到啊”“贱人就是矫情”……很多人还记得电视剧《甄嬛传》风靡一时的盛况,至今该剧台词还在广为流传。《甄嬛传》原著作者、编剧流潋紫因此一举成名。几年后,流潋紫继《甄嬛传》之后又推出《后宫·如懿传》,以乾隆的皇后乌拉那拉氏为原型,继续讲述后宫女人传奇史诗般的一生。日前,她对《后宫·如懿传》进行了增补并推出新版。

《后宫·如懿传》可以看作《甄嬛传》的续篇,为了完整地补充原著中帝后爱情围城的故事,流潋紫特在《后宫·如懿传》新版中增加了如懿和皇帝、凌云彻和魏嬿婉青梅竹马爱情的番外。全书以如懿为主角,讲述她从一个显赫家族骄纵任性的贵族小姐,至家道中落之后逐渐成为沉稳的妃子,在经历了宫中重重磨难、阴谋、陷害之后,逐渐成长,习得生存之术,逐渐成为一代皇后的传奇人生。不同于《甄嬛传》的是,乌拉那拉氏·青樱(即如懿)的一生更为跌宕起伏,全书已经从单纯的后宫争斗,上升为如懿、乾隆、甄嬛(太后)三方势力的精彩较量。然而在波谲云诡的皇族漩涡中,如懿始终倔强地坚持自我,不为世俗所动,最终为了爱情倾尽一切。

谈及《甄嬛传》与《如懿传》不一样的地方,流潋紫说:“写《甄嬛传》的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怀抱着对自己喜欢的影视作品的敬意,写出了那么一个故事。总的来说,《甄嬛传》呈现的爱情故事是未婚女性对爱情的憧憬,而《如懿传》主要是写宫廷女人们的婚姻生活,在礼教、责任等多重束缚下,宫墙内女人的爱情、婚姻观。”

如今,《后宫·如懿传》也将被搬上荧屏,由著名演员周迅、霍建华分别担任主角,演绎如懿与乾隆之间一代帝后的爱情故事。日前,该剧已经杀青,预计2017年底登陆江苏卫视。对此,流潋紫很是期待,她透露,“周迅就是我心中的如懿。”

《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启蒙之书

苏周刊:作为80后的年轻作家,您在小说中体现出来的丰富历史、古典文学知识从何而来?

流潋紫:历史和现实是最为精彩的素材库,研读历史、关注现实,我们会发现历史和现实远比小说或电视剧更加精彩,我不过是一个将这些绝佳素材通过我的方式进行切配、烹饪的“厨师”而已。长期大量的阅读和观剧积累,让我不自觉间慢慢积累了对宫廷细节的认识,也提高了我构思故事情节的能力。此外,比如说历史上赵飞燕、赵合德姐妹、武则天等等后宫女人的故事给了我写作许多灵感,一些优秀宫廷影视剧也滋养了我。

苏周刊:在《甄嬛传》之前,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流潋紫:读大学的时候我开始写博客。2005年下半年,那时我大学三年级,把之前写的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些短篇小说修改整理后投稿给杂志,希望能赚点稿费,贴补自己大学的生活费。2006年我靠一篇题为《鸭架粥》的小说获得了自己的第一笔稿费,只有两三百块钱,却很是高兴。当时的感受是,希望自己能像张爱玲、亦舒那样以才华供养自己,也可以活得很随性和潇洒。流潋紫的笔名也是从那时候来的。

苏周刊:是什么样的动机让您开始创作“后宫”系列的小说?《如懿传》跟《甄嬛传》有哪些不同?

流潋紫:当年有部港剧《金枝欲孽》很火,看完后终觉不过瘾。2006年的寒假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就开始写一个属于自己的宫廷故事《甄嬛传》。那时我才上大三,就在博客上更新,后来面临毕业和就业,断断续续写了三年多。我是一个懒人,现在回头来看,写《甄嬛传》就像是一个意外,我不觉得我有这样的毅力坚持下来,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我的读者们,因为我是在线写作,被他们逼着写了7部,直到2009年才写完。

写《甄嬛传》时,我还是个学生,呈现的爱情故事是未婚女性对爱情的憧憬。反之,《如懿传》的故事,主要是写宫廷女人们的婚姻生活,在礼教、责任等多重束缚下,宫墙内女人的爱情、婚姻观。

很多人曾跟我说甄嬛是个胜利的喜剧,我觉得不是。甄嬛最终失去爱人和本心,如懿则在后宫保留自己对爱情的执着和本心,不管她受到什么挫折,她对自己少年时候的感情非常珍视,但是发现眼前的人和曾经的人不一样的时候,她还是会决绝地放手。与甄嬛相比,如懿是更不会回头的那个人,女人有所坚持是她最可贵的地方。

苏周刊:您说过《红楼梦》和张爱玲的作品对您产生了深刻影响,您觉得从她们的作品中获得的最大的力量是什么?

流潋紫:《红楼梦》对我的影响很深也很重要,算是我的文学启蒙之书,让我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小时候放假时,父母上班前担心我到处乱跑,就把我锁在屋子里,家里只有《红楼梦》,就一遍遍地看。后来潜移默化中慢慢发现自己的语言风格越来越接近“红楼体”。我也一直很喜欢张爱玲的小说,尤其对《十八春》记忆深刻,让我在描写感情的时候更多地带有现实的因素,也让我的作品呈现一定的悲剧色彩。

苏周刊:从《甄嬛传》的第一人称到《如懿传》的第三人称的变化,写作最大的困难在哪里?得失如何?

流潋紫:《如懿传》采用第三人称的写法,不同于第一人称写就的《甄嬛传》,不再只从女主人公一个人的视角和内心出发来叙述,小说的视角更广,涉及的人物也更加丰满和立体。第一人称的好处是可以让读者有很强的代入感,并且有大段的独白来直抒胸臆,加深人物刻画。而第三人称可以更全面地展示同一时段人物群像的变化,让戏剧冲突更为明显。

苏周刊:总是写宫斗小说,是不是很容易重复自己?

流潋紫:说是宫斗小说,其实我写的是发生在宫廷背景下的爱情小说。爱情小说是一个万年不变的主题,所以我不觉得会重复自己。

如懿是一个叛逆的皇后

苏周刊:历史上,后宫的人物如过江之鲫,为什么会选择如懿作为主角来描写她的一生呢?

流潋紫:我原本要写的便是淹没在历史中的那些后宫女人们的悲剧命运,历史中的女人们,只是帝王将相身后一群寂寞而黯淡的影子。寥寥可数的,或是贤德,或是狠毒,好与坏都到了极点,残留在发黄的史书上的,唯有一个个冰冷的姓氏或封号。我要写的便是这样一部充满悲剧色彩、浓缩中国古代宫廷女性悲剧命运的小说和剧本,希望透过文字给远去的她们送去一丝怜悯和同情。这样的创作初衷,没有改变过。

我当时在写这一个系列的小说的时候,说实话,选择如懿作为主角还是蛮多人反对的。因为很多人觉得作为妻子作为皇后她都是失败的,她的结局非常惨烈。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人的完整一生,她有值得细细描绘的地方,甚至我觉得这样一个叛逆的皇后是非常有个性的,因为她一直在坚持做她自己。

苏周刊:《甄嬛传》的成功会给《甄嬛传》创作带来压力吗?

流潋紫:我从2011年开始写《如懿传》,到最后一本上市,历时5年。我从没觉得《甄嬛传》特别成功。对于我而言,只是把我写的小说亲手改编成电视剧,所以我写《如懿传》的时候不会有太大的压力,还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小说的创作还是蛮自由的。

苏周刊:5年后《如懿传》新版上市,做了些怎样的改动?回首再看这个故事,什么最打动您呢?

流潋紫:5年后新版《如懿传》上市,较之原版我加重了番外篇的故事演绎。如懿和皇帝,凌云彻和魏嬿婉,这两对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我希望让读者看到他们年轻的时候青春年少的故事。这个故事最打动我的,应该是在婚姻中女人的无奈与坚守吧。与甄嬛勇于追求爱情不同,如懿的爱情更加隐忍,同时她身负家族重任,注定这个女子的一生会走得很艰难。

苏周刊:甄嬛和如懿两个人物的区别在哪里?您更偏爱哪个?

流潋紫:甄嬛前期比较懵懂天真。初入宫闱,虽然聪慧,却不懂得宫廷的生存法则,一心一意追求爱情。而如懿是从小浸淫在宫闱斗争之中,耳濡目染长大,所以她一开始就趋向于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前期会以保护自己为前提,选择隐忍,而后期在被逼迫得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变得狠辣。

苏周刊:与《甄嬛传》原著小说是虚构的朝代不同,《如懿传》有了真实的清朝背景,因此可能有人会把它当成真实历史来看待,这是否会有误导青少年的嫌疑?

流潋紫:我觉得小说本来就是有虚构成分的,包括电视剧也是,它并不是真实历史的再现。我反而认为,大家看过《甄嬛传》和《如懿传》之后,会去对比真实的清朝历史,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虚构的,这也是一件好事吧。

苏周刊:有人说,您的后宫小说中,斗到最后,里面没有一个真正的赢家。您认可吗?

流潋紫:我自己也蛮认可的,《如懿传》也好,《甄嬛传》也好,到最后没有一个真正的赢家。甚至包括皇帝也是一个非常悲惨的角色,他需要权衡的太多,并没有得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自由,也没有办法随心所欲做一件事。好像每个人都是困在牢笼里,我觉得大家看到的也许不是宫斗、宅斗,而是对不自由、被束缚的那种困惑吧。

我会分不清眼前到底是周迅还是如懿

苏周刊:在写小说时心中有如懿的人选吗?周迅是您心中的如懿吗?

流潋紫:我写《如懿传》的最初,就很期待周迅来演如懿,所以在等了两三年以后她能来,我觉得非常幸运,如懿的清冷、倔强、自尊、敏感由周迅演绎更为相得益彰。在片场见到她时,我觉得她完全超出了我的期待,她非常投入,我会分不清眼前到底是周迅还是如懿。她把如懿身上对爱情的决绝、执着放大到极致。她塑造的如懿,只看她的眼神,都能感受到那种执着,那种对爱情的信念。看了她的演绎,你就会相信,只有这样一个人才会在后宫中、在红墙下走不下去,因为她一直愿意做她自己。

苏周刊:对其他演员满意吗?

流潋紫:这次的演员阵容我非常满意。董洁、李纯和霍建华演绎得都非常有深度,让我惊喜。乾隆不仅是风流天子,也有对家国天下各方面的权衡,情爱在他眼中看得很小。霍建华跟周迅合作过《明月几时有》,我们都非常认可他的形象,觉得他很适合剧中的皇帝角色,他也愿意来挑战一下这个有点腹黑的复杂角色。至于有多么独特,大家可以等剧出来以后看看“老干部”这次的表现。在片场霍建华也非常用心,一直在背台词,我的台词一向是比较难的。

苏周刊:《如懿传》和《甄嬛传》,从拍摄效果看,您更满意哪部?

流潋紫:两部作品就是我的两个女儿,两部我都很爱很喜欢。再看我的两个女主角,可以说孙俪体现出了甄嬛的气质,周迅体现出了如懿的气质。

苏周刊:一直在写后宫女人,您自己渴望那种步步惊心的生活吗?

流潋紫:其实我想传达的是,平凡的生活是最美的。在《如懿传》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的时候,我们还特别加强了一个情节,就是如懿和皇帝两个人离开宫廷,去民间微服私访。他们在大婚之后去了如懿最向往的杭州,过了一天平民的日子。我想甄嬛也好如懿也好,她们身在宫墙之中,会更渴望这种简单平淡的幸福。而平凡如我们,活于现世,把握当下,才是最大的幸福。

苏周刊:您觉得写小说和做编剧有哪些不同?

流潋紫:差别还是蛮大的。当作家写小说比较个人化些,自己可以身兼多职,可以是小说的“编剧”“导演”“服装化妆道具”等等,一个人便是整个主创团队;而做剧本会发现,编剧只是整个团队的一分子,只能做编剧能做的事情,除了考虑剧本的合理性、可行性等等,还受到市场、收视率,以及来自投资方、导演、演员等各方面因素的限制,束缚的东西比较多。做编剧的难处会比作家多,因为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来平衡来自各方的诉求。作家和编剧两者觉得其实并没有难以跨越的鸿沟,只是做编剧似乎更需要懂得:在可以让步的地方学会平衡,在不能让步的地方努力坚持原则。

老师、作家、编剧三个身份一样重要

苏周刊:简单说一下您的成长经历吧。童年到少年的成长记忆给您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什么?

流潋紫:我生长在浙江湖州一个叫练市的小镇,那里离现在全国知名的乌镇非常近。直到读大学,我才离开家乡。没有谁不爱自己的家乡,我也一样。我的家乡水网密布,就在京杭大运河边,我是听着轮船的马达声、吃着运河的鱼虾蟹长大的,那是江南的一个很小的普通小镇,简单而平凡。童年的夏天,最多的记忆是在运河里嬉戏中度过的,游泳摸螺蛳,或在水沟里钓小龙虾。那样的快乐,我想是现在城市长大的孩子绝对无法体会的。

苏周刊:您对文学的喜爱是受家人影响吗?

流潋紫:我父母是双职工,很早便双双下岗,家境并不好,也无过多的藏书。父母的文化程度虽不高,但很注重家庭教育,培养了我自强、自立的性格,也培养了我良好的阅读习惯。小时候花钱买书是被父母所肯定的,但通常没有很多的钱来买书,都是站在新华书店中快快读完的。

苏周刊:您的本职工作是杭州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成名之后有没有想过专职写作?老师、作家和编剧三种身份对于您有着怎样的意义?

流潋紫:从没想过专职写作,到现在为止,我的第一职业还是老师,接下来才是写小说,再然后才是改编自己的作品,当编剧。这三种身份对我来说永远一样重要,当然现在还要照顾家人。我从没觉得《甄嬛传》特别成功,也没有感觉到所谓的成名,每天的工作还是在学校教书,回家后忙着写作和编剧,每天过得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

苏周刊:大家都想知道平时在学校里,作为老师的流潋紫是什么样子的?学生们对您有何评价?平时会和您讨论笔下的人物吗?

流潋紫:在学校里我仅仅是一名很普通的教师,并努力做一名称职的老师。所以在学生作文课上,我肯定是努力想把自己的创作体会毫无保留地教给我的每一位学生。在单位,创作经历带给我的主要变化就是学校领导让我担任了我们学校文学社的指导老师,这让我又多了一群可爱的、喜爱文学的学生。我的学生是知道我写了《甄嬛传》和《如懿传》的。在我的作文课上,如果学生感兴趣我会和他们交流这个话题,但假如有学生课堂上看我的书而不认真听课,我还是会严厉地将其没收并予以批评的。

苏周刊:作为语文老师,对孩子们写作文有什么建议吗?

流潋紫:我教学生写作文就是让他们随心所欲地写,不要套路太深。

苏周刊:甄嬛期盼的是“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如懿渴求的是“不相负,不相欺”,您自己对爱情的期许是什么?

流潋紫:我曾经期待的爱情和甄嬛是一样的,或者说和所有女人都一样,“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希望对方一心一意对自己,懂得关心和照顾,心灵能够彼此贴近,还得有话聊,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有点小浪漫。这样以后过日子才不会闷。现实中的爱情基本和理想相当,但我也一直提醒我的先生他不该骄傲,还有进步的空间。

苏周刊:平时除了教书、写作,有什么爱好?会追剧吗?

流潋紫:现实中我其实挺简单的,平时安心上课,闲暇写写小说或剧本,偶尔出去旅游,是一个被朋友惦记,爱时尚、爱美肤、爱网购的普通80后小女人。我也蛮喜欢追剧的,最喜欢刑侦破案剧,譬如网剧《法医秦明》。其实我也非常想写悬疑刑侦剧,但我知道自己实在没有那个能力,只能当刑侦题材的读者、粉丝和观众。我跟秦明老师也交流过,他说自己没办法写“后宫”,跟我没法写他的法医故事一样。

人物简介

流潋紫,本名吴雪岚,浙江湖州人,作家、编剧,中国作协会员。代表作有小说《后宫·甄嬛传》《后宫·如懿传》,剧本《甄嬛传》《如懿传》等,曾获亚洲彩虹奖最佳编剧奖、浙江省优秀青年作品奖、首届“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银奖等。

□姜锋

0
[责任编辑:wadfk]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中秋节礼物
欢乐“海洋”
袅袅杨柳枝 奈何遭人摧
高速车祸 撒了一地蔬菜
“门”前新景
剪“廉”字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