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世界就是最大的想象力 访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

苏报融媒记者 刘放

昨天,在江苏书展露面的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自然是被广大媒体所“围追堵截”,但好脾气的他,一有空就给拿着他的书等签名的小读者签名,面对一家家媒体的摄像镜头,他都尽可能做到有问必答。记者在旁边综合他的主要观点和作品的追求,主要有三点:一是他着力在作品中给他的读者启发和激发有正义的担当意识;二是要培养小读者的悲悯情怀;三是保证自己的作品自始至终都有审美功能。

今年已经63岁的曹文轩,是苏北盐城人,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岁月中艰难度过的,他知道贫困苦难的滋味。这从他的成名作《草房子》就能看出来。他的笔下艰难,并不是他要展示和炫耀伤口,他恰恰是在那样极端的物理空间,来展示人性人心,展示美好。正如贫瘠的土地上开出鲜艳芬芳的花朵,往往比花坛中的花朵更难震撼人心,达到更高的艺术感染力。他的故乡那时是一个极其闭塞的世界,除了方圆十八里地就不太清楚外面的世界了,甚至无法确定外面还有没有一个广大的世界。他的祖母就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超过五平方公里的范围。在他祖母看来,除了她生活的那个小小的世界以外,这个世界,就只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与她生活的那个世界同等大小。在她看来,凡是离开这个地方的人,当兵也好,上学也好,出差也好,就是到同一个地方去。因此,当曹文轩上大学以后,她就会常常站到路口去等待一个从外面回来的人,如果见到了一个当兵的或一个货郎,就会问:你见到我大孙子没有?这样的场面,本身就能深深打动作者和读者的心。

关于他创作的那些反映青少年成长的小说,比如《草房子》、《青铜葵花》、《根鸟》等就很受读者喜爱,现在为什么又转向写幻想小说?幻想文学究竟该如何定义?

曹文轩说,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其实,他在骨子里始终有着恢弘场面的倾向,他平时的思想风格以及表达思想的方式也都是那样一种路数,他很难在进行思想和表达思想时控制自己的激情。在写小说时,他会忽然地变得十分的安静,十分的细致,十分的耐心,甚至有点女性化。那时,自己就会被一种氛围在包裹着,叙述自然而然地就走向了那样一个方向。一种情调,一种趣味,会弥漫在心头。

曹文轩的作品,既得孩子们喜爱,亦适合成年人欣赏。他作品中的主人公,多数集中在5岁至12岁的年龄。这个年龄段,可以说是成长的变化期。《草房子》中,曹文轩不仅写了主人公——男孩桑桑在油麻地难忘的六年小学生活,还通过桑桑的亲历亲闻,抒写了桑桑和纸月之间,毫无瑕疵的少男少女懵懂情愫;家庭变故降临时,同学杜小康与厄运相拼时的悲怆和优雅;秦大奶奶在垂暮之际闪耀的人格光彩;白雀和小学教师蒋一轮扑朔迷离的情感纠葛。这些情愫感怀,是少年的,更是整个人生的。曹文轩曾说,自己的作品属于“成长小说”。在成长中,总是喜悦与忧伤相伴,幸福与痛苦交织的。和成年人一样的是,他们也体验过厄运、困境、孤独、困惑、彷徨;和成年人不一样的是,他以简单纯净的心,经历这一切,接纳这一切。即使遭遇不公,面临生活中的突变,依然保持纯真光辉。

所以,有评论家认为,曹文轩有着忧郁悲悯的人文关怀,他的作品超越儿童生活题材,直达心灵和人性,闪耀着生命和人格的光焰。所以,他的读者面非常宽。

关于给初入儿童文学写作的作者建议,曹文轩建议年轻人一开始写作,要从写实题材开始练笔。不要一开始就写得装神弄鬼、上天入地。他说,现在让他感到疑虑的一个现象就是,大量的年轻作者,一出手就是过度幻想。以前谈写作的时候,强调想象力;近年,他反而强调人的记忆力之重要。他认为,对于一个真正的作家,对历史、现实和当下的记忆力,对历史和现实把握和感应能力,是远远高于想象力的写作品质。当下存在的世界,就是最大的想象力。

0
[责任编辑:钱芳]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南京暴雨致内涝 警察抱出受困女车主
日落古园
党建联盟拓展运动会
雨中足球赛踢得很过瘾
趣味运动一起嗨
分享甜蜜“巨无霸”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