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设计师第七次做出“中国最美的书” 黑白情思交织美的篇章

  《冷冰川》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中国官方平行展,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  □记者 姜锋 摄

  《冷冰川》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中国官方平行展,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  □记者 姜锋 摄

□苏报记者 姜锋

2017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昨日揭晓,来自苏州设计师周晨的作品《冷冰川》荣膺本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并将代表中国参加2018年度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

这是该书出版短短半年时间内,继第68届美国印制大奖班尼奖金奖、香港第29届印制大奖最佳书籍奖和豪华精装书冠军奖之后,获得的又一殊荣。这也是周晨作品第七次获得“中国最美的书”称号。

独特装帧尽显东方审美质感

《冷冰川》是旅居西班牙的南通籍画家冷冰川的墨刻作品集,书中收录了他30余年来创作的67幅刻墨精品。刻墨,是由冷冰川开创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冷冰川曾说,刻墨是在传统国画泼墨、焦墨、彩墨等形式上发展而来,在中国墨上用刀刻出中国人的线条与情致。

《冷冰川》融多种印刷新技术、传统手工艺于一书。在图书的呈现上,秉承与著作等大的原则,尽最大可能展现出原作的视觉质感。图像的采集使用最先进的电分技术。首次以四色印刷的方式呈现层次万千的黑与白,还原纸张雕刻后的肌理变化及色泽变化,最大限度接近原作的观感,充分表现了纸张肌理和岁月痕迹。

书籍整体采用对开开本,书页版式以图为主,精选冰川格言若干,中英文对照,英文横排在左,中文竖排居右。书口借鉴古籍书口绘,手工印制故宫博物院藏品中的“万”字纹饰,全书材质、色调、工艺、气质浑然一体。鉴赏版封面使用了刺绣工艺,朱红色的布面似有紫禁城宫墙的韵致。典藏版外配黑檀木函套,函套封面以黑檀木雕刻冷冰川刻制的冰川图案,墨底银丝,纤毫毕现。序言用宣纸、贴金箔、文字丝网印刷,尽显东方审美质感。

与经折装左右翻页不同,本书的装帧形式采用了传统且仅见于内府刻书中的推蓬装,前后上下翻页,宜于中国文人的赏鉴。推蓬装多用于书画作品的装潢,在写本、刻本书中这种装帧形式非常罕见,前人在写本、刻本中亦无此称谓。

此种装帧形式仅见于清内府雍正元年刻本《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及清乾隆内府清字经馆刻本《御译大云轮请雨经》二卷。

此外,为配合图书的翻阅,此书另配有书拨一支,并与函套结构恰当组合,既起到书别的作用,又为书拨找到合理的安放位置。在中国古代,文人爱书惜书,指间翻阅时,担心在书页中留下汗渍以及指纹,于是发明书拨。书拨使用时优雅非常,由于书页是对裱而成,中空,故用书拨翻阅之间,悦目赏心,也增添了阅读的仪式感。此书中的书拨以黑檀木制成。而当观者用黑色书拨上下挥舞翻书时,举手投足间似与艺术家一刀刀刻墨时的身影相交、相会、相知,让人不禁沉浸在墨与画的精神浸润中。此时,偶有冷香浮动,乃制香专家为本书专门调制,萃取自白玉兰、栀子花、茉莉花,清新冷艳,令观者在观画的同时,感受全新的阅读体验。

多方查阅古籍资料激发创意

“上一部《冷冰川墨刻》出版后,虽然收获了多项国内外荣誉,但冷冰川和我还是对作品印制不满意。”周晨告诉记者,很多读者没有机会看到冷冰川墨刻的原作,更不清楚他以刀代笔的刻墨创作方式:画家在反复刷匀黑墨的纸板上创作,屏息凝神,一刀而就,纸板表面的黑色裂开,显露出纸板的本色。疏密有致的线条在纸板上生长,在创作中逐步完善构图画面,很多作品创作周期都很长。而且黑纸板上无法打草稿,不能修改,必须成功。

在《冷冰川》之前,周晨总觉得之前的出版物没有很好还原作品的质感原貌,“开本幅面的局限是个大问题。墨刻作品精致的线条细若游丝,很多细节容易丢失。又限于黑白,纸张的肌理及岁月变化的痕迹都无法显现。后来,在深圳《冷冰川墨刻》一书品读会活动期间,雅昌大书给了我们启发。但现有大书的形式,基本是西洋精装书的基本款型,我认为创意度不够,如果能设计一个中国题材、中国意味的大书,一定会面目一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周晨和冷冰川一起拜访了古籍大藏书家韦力、国图古籍专家赵前,查阅古籍资料,体会经典古籍的魅力,激发创意。恰该书由故宫出版社出版,某种意义上这部大书也是具有“新殿版”意义的中国传统书籍形态创意的新范式。

说到此次获奖,周晨表示感谢评委对于这部作品的认同。而在之前,周晨已有6本图书获得“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分别为《苏州水》《绝版的周庄》《泰州城脉》《阳澄笔记》《留园印记》和《冷冰川墨刻》,其中《冷冰川墨刻》还获得2017年“世界最美的书”称号。

0
[责任编辑:fansymc]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