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酿酒与冬至习俗

□施泉明

冬至,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就是一个简单的节气,但对苏州人来讲,冬至夜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中秋节和大年夜。

相传泰伯、仲雍奔吴后,建立了勾吴国,他们沿用周代历法,把冬至作为新的一年的开始,于是就形成了苏州“冬至大如年”的独特遗俗。

苏州人的冬至夜,是个必须合家团圆的日子。而冬至夜的菜单更是讲究,延续了渊远的吴地风情,餐桌上是少不了特有的桂花冬酿酒的。

清代文人顾禄在《清嘉录》里记述了苏州人喝冬酿酒的习俗:立冬过后,乡村田园人家会用草药酿酒,称为“冬酿酒”,有秋露白、杜茅柴、靠璧清、竹叶青等名字。农历十月酿的酒则称为“十月白”。以白面造麴,用泉水浸白米酿成者,名为“三白酒”。酿造而未勾兑,直接用来饮用的,称为“生甘酒”。他还引用清代诗人蔡云的《吴歙百绝》中的一首诗:“冬酿名高十月白,请看柴帚挂当檐。一时佐酒论风味,不爱团脐只爱尖。”

冬酿酒又叫冬阳酒,因为古人认为冬至过后阳气上升而得名。自古以来,冬至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气,因为这一天过后,阳气上升,万物开始慢慢复苏。冬至过节源于汉代,盛于唐宋,相沿至今。而饮酒一直都是冬至节最重要的民俗活动之一。

冬酿酒其实是一种加入了桂花和养生中药材发酵而成的低度米酒。它看上去色泽金黄,酒中掺有细小的桂花花瓣,开瓶后清香扑鼻,饮之入口甘甜。冬酿酒不像白酒那么浓烈,它度数不高,一般只有2-4度,无论是小孩,还是老人,都能品上几口,就像是饮料,又香又甜,是难以忘怀的“老苏州”味道。它不仅不易喝醉伤身,而且适量饮用还有一定的养生功效。在寒冷的冬夜,一家人欢聚一堂,一边品着丰盛的冬至宴,一边喝着冬酿酒,是最爽不过的事情了。

冬至节,苏州人还会吃羊肉、酱方、冬至团和馄饨。羊肉营养丰富,无论是烧、焖、炖、煮,都能既享口福又补身体。酱方,即方肉,用腌、煮、焖、蒸等方法烹饪五花肉而成。酱方肥肉爽滑不腻,瘦肉香而滋润,肉皮入口即化,吞下去满口余香。冬至团又称“稻窠团”,用糯米粉加馅料做成,馅料有肉糜、豆沙、萝卜丝等,做成后用于祭祀、食用或赠送亲友。而吃“馄饨”,寓意吃掉“混沌世界”,让世界变得神清气爽、更加美好。相传,吃腻了山珍海味的吴王夫差没胃口,美女西施就进御厨房端出一种点心献给夫差。夫差一口气吃了一大碗,连声问:“此为何种点心,如此鲜美?”西施想:这昏君浑浑噩噩混沌不开,便随口应道:“混沌。”后来,为了纪念西施创造的这种美食,苏州人便把馄饨定为冬至节的食物。

此外,苏州在宋朝时就形成了拜冬的习俗。那时候,家家都要祭拜祖先,小辈还要穿上新衣到长辈处拜谒,称“贺节”“贺冬”或“拜冬”,一切礼仪都和过大年一样。如今,冬至祭祀、拜冬的习俗已经淡出了苏州人的生活。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