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端赋》吕诚明志_往事苏州_文化读书_苏州新闻网

《角端赋》吕诚明志

□诸家瑜

昆山为江南名城之一,历代人才辈出。元代晚期,出了个吕诚,字敬夫,才华出众,时人将其与顾阿瑛、袁华并称为“昆山三才子”。吕诚幼而好学,聪慧过人,自小熟读四书五经,及长即通经史,工于吟咏,诗格清丽。他家很富有,有个偌大的私家花园,人称“吕家花园”。青年时期,吕诚就效仿宋代隐士林逋,在园内养了一只仙鹤,终日与鹤为伍,还专门为仙鹤建了个亭子,起名为“来鹤亭”,从中可见他的志向和趣味。

吕诚不求闻达,打算布衣终生,但是,因“乡党称其孝悌,朋友服其信义”,乃“经明行修之士”,昆山地方官于至正十年(1350)保荐他参加江浙乡试。吕诚很苦恼,拒绝则公然对抗征召,罪名不轻,接受则有违初衷,委屈自己,何去何从,一时难以决断。

吕诚平时常与好友马麐、朱德润、郭翼、姚文焕、朱珪、陆仁、顾坚、袁华、余日强、顾阿瑛等相唱和,写下了许多吟诵之诗,结集名曰《来鹤亭诗》。这一天,朱德润特地登门拜访,说:“吕贤弟,今日前来,不赋诗不填词,只想与你讲个故事。”

朱德润(1294-1365),字泽民,祖籍睢阳(今河南商丘),南宋秘书省检阅文字朱应得之孙,元长洲县儒学教谕朱琼之子。

他给吕诚讲了自己出生的故事。

母亲吉夫人怀他的时候,他的祖母施老夫人正患重病,眼看不治,他的祖父就忙着为老伴选坟地。朱老先生不知通过什么途径,获悉苏州城西阳山风水极佳,便风尘仆仆跑到那里,选中了一块吉壤。就在他选中阴宅的那天晚上,施老夫人在家里做了个梦,梦见“一衣冠伟丈夫”对她说:“勿夺吾宅,吾且为夫人之孙。”她惊醒过来,回味梦境,颇感蹊跷,第二天即遣家人赶往阳山,把这个梦告诉老相公。朱老先生不大相信,就雇人掘地探个究竟。当时“凿池深可五尺,得小石碑刻曰:太守陆君绩之墓;旁有小石刻曰:此石烂人来换石果断矣”(元周伯琦《朱德润墓志铭》)。朱老先生肃然起敬,焚香燃烛,命工役将墓碑原地掩埋,还把已塌平的坟墩重新垒高,用石条砌了坟圈。施老夫人的墓址,另请堪舆高人卜选于陆绩墓附近。

朱老先生刚把这些事做完,施老夫人夜里又做了个梦,入梦来的仍是那位伟衣冠者。他向施老夫人作揖道:“载感盛德,吾真得为夫人孙矣。”当夜,吉夫人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施老夫人看后大喜,身上的病似乎也轻了许多。本来郎中断言拖不了十天半月,她居然奇迹般多活了百余日才含笑而去。

赶上给施老夫人送终的这个初生婴儿,取名德润,字泽民。古人取名是很讲究的,德润,润之以德也;泽民,给庶民百姓以雨露滋润也。朱家希望这个孩子长大后有所建树,恃德为民。朱德润并未辜负长辈的期望,他25岁抵大都(今北京),得赵孟頫推荐,被朝廷委任为国史编修、镇东中书省儒学提举。朱德润为官清正,有当年三国东吴廉吏陆绩遗风。后来他回家闲居,专注于读书创作,成为颇有成就的画家、诗人。

朱德润讲完这个故事,感慨道:“吕贤弟,像我和赵孟頫这样做了当朝官吏的人,被不愿供异族主子使唤的士子斥为丧失节操、贪图富贵,令我辈十分痛苦。但是我想,既然当今天下属大元朝,总得有人出来做事,否则社会就会瘫痪,百姓怎么生活?我们做官,只要立志做陆绩那样的清官、好官,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个人毁誉,何必太计较呢?”

吕诚听了,很是感动,说:“世兄的意思,我明白了。世道虽浊,但读书人自有圣贤教诲在胸,便是沧浪之水常伴脚边,就去赴考,有何不可。”

到了八月,中秋一过,吕诚雇了一只小船,来到杭州,进了江浙贡院考场。面对试卷,吕诚正在思考怎样把自己的志向注入答文中去,忽然爆出了个意外事件,主考官临时更换题目,让考生围绕“角端”做篇古赋。吕诚平时读书甚多,涉猎甚广,对角端有所了解,这题目正合他意,稍加思索,提笔疾书,顷刻间一篇600余字的《角端赋》跃入纸上。

吕诚这篇《角端赋》中,有“于惟角端,孔武且力。开我皇元,其祯有赫。有赫其祯,仁言之孚。昭我皇慈,惟德之符”之语,可以看做是他心仪的理想王朝的构图,也反映了他如若为官,将效力于仁德天下的宣言。

由于吕诚的《角端赋》文采斐然,立意颖远,后来被收进了《青云梯》一书,作为元末明初专为士子应试古赋的范文。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