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出土年代最早记录乡一级基层聚落陶片

中新社成都3月6日电 (岳依桐)记者6日从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古城镇指路村战国至汉聚落遗址(简称指路村遗址,下同)出土了一块双耳罐残片,上刻有“X子乡”字样,为四川地区目前所发现年代最早的记录乡一级基层聚落的考古实物材料。

据了解,指路村遗址距离宝墩文化时期的郫县古城北城墙100米左右,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于2017年6月15日至10月8日期间对该遗址进行了初步发掘,历时116天,实际发掘面积700余平方米。

据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郫都区古城镇指路村遗址现场负责人杨波介绍,郫县古城及周边处于成都平原的腹心地带,地理区位重要,历史文化绵延不绝。从发掘所获资料来看,战国秦汉聚落遗存保存较好,遗迹十分丰富,堪称成都平原目前所见保存最好的战国秦汉时期聚落遗址。

据了解,此次发掘共发现房址2处、水井2口、路1条、窑址1座、灶1座、瓮棺2具、灰坑53座、灰沟12条。这些遗迹中除了少量明清时期遗存外,其余的全部为汉代遗存。

“我们发现了一块刻有‘X子乡’字样的双耳陶罐残片,比较确切地表明了指路村遗址的性质应是乡一级的基层聚落。”杨波告诉记者,该陶片是此次发掘最具价值的遗物。“在汉代考古中,这是十分罕见的发现。”

据杨波介绍,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条宽约4米的道路,两侧修筑有排水沟。从路的规模和修筑方式来看,这条道路可能是该遗址的主干道。

“在该道路旁我们发现了一枚长约5公分的‘盖弓帽’,这是汉代车上的配件,通常装套在车盖弓骨的末端。”杨波说,汉代能使用带有“盖弓帽”车辆的人,身份不会太低,该发现从侧面表示,可能曾有身份高贵的人在指路村遗址进出过。

据悉,此次发掘出土遗物种类丰富,房屋建筑方式有干栏式和基槽式,二者之间差异明显。“通过多方考证,我们认为,部分遗存应该不是土著居民(蜀人)所留下的,或许是战国晚期秦灭巴蜀以后移民及其后裔留下的。”杨波说。

杨波表示,指路村遗址的发掘对认识成都平原蜀文化向汉文化变迁的过程、汉代人居住方式的转变、四川地区汉代居址、汉代成都平原的基层聚落生活等问题的研究提供了详实的考古资料。(完)

0
[责任编辑:姚丽濛]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