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舜钦留诗 西山古刹

在太湖七十二峰之首的西山缥缈峰西北麓,有一座千年古刹水月寺,在大殿左前的长廊中,有一块著名散文《苏州洞庭山水月禅院记》碑,文章的作者,是北宋文学家苏舜钦。苏舜钦(1008-1048),北宋诗人,字子美,河南开封人。早年做过荥阳、长垣县令,后受范仲淹推荐,到朝中任大理评事、集贤殿校理。终因冒犯权贵被罢黜,退居苏州,筑沧浪亭。后复起为湖州长史,不久病故。苏舜钦和欧阳修、梅尧臣交好,致力于诗歌革新运动,写了一些反映现实的作品,诗风奔放流畅,诗与梅尧臣齐名,时称“苏梅”。

宋庆历五年(1045)十月,退居在苏州的苏舜钦泛舟太湖,先后到西山的林屋洞、毛公坛、包山寺、明月湾、花山寺、缥缈峰、水月寺等名胜游览。在水月寺,苏舜钦与寺僧一起用斋,并作长谈。三年后(1048),应水月寺惠源和尚的请求,苏舜钦写下了《苏州洞庭山水月禅院记》这篇著名的山水游记散文。“山之名见图志者七十有二,惟洞庭称雄期间,地占三乡,户率三千,环四十里。居俗真朴,历岁未尝有诉讼至于县吏之庭下。皆以树桑栀柑柚为常产,每秋高霜余,丹苞朱食,与长松茂树相参差,间于岩壑间望之,若图绘金翠之可爱。缥缈峰又居山之西北深远处,高耸出于众山,为洞庭胜绝之境。”文中苏舜钦对西山作了高度评价,可谓情有独钟。

水月禅寺,位于缥缈峰西北麓,因在峰顶向下望寺院,常为云雾阻隔,如镜中花、水中月一般时隐时现,因而得名水月寺,山坞也因寺而得名水月坞。始建于南朝梁大同四年(538),为一代江南名刹,相传为观音菩萨三十六相中“水月观音”造像的发源地。隋代寺废,唐朝初得重修,改名为明月禅院。北宋时真宗皇帝赐名为水月禅院,并赐御书金匾。元朝末毁于兵火,明宣德八年(1433)由住持妙潭和尚重建,恢复旧观,清末后日渐衰落,至“文革”时寺毁。寺内尚存明代的《水月禅寺中兴记》、清乾隆年间的《重建水月禅寺大雄宝殿记》和袁枚撰写的《重建水月禅寺大慈宝阁碑记》碑3方。2006年,金庭镇旅游公司于原址重建水月寺,重塑佛像,重刻苏舜钦《苏州洞庭山水月禅院记》碑,寺院整修一新,于2007年对外开放。

在水月寺大殿右前的碑亭中,竖有一块刻于明正统十四年(1449)的《水月禅寺中兴记》碑,在碑的反面,当时的住持如珪和尚,将白居易、苏舜钦等前代名人写水月寺的诗刻在了碑上,其中苏舜钦作的水月寺诗为:“水月开山大业年,朝廷敕额至今存。万株松覆青云坞,千树梨开白云园。无碍泉香夸绝品,小青茶熟占魁元。当时饭圣高阳女,永作伽蓝护法门。”诗中所写的小青茶,又名水月茶、小春茶,是碧螺春的前身。

苏舜钦诗中的无碍泉,位于水月寺东侧的小青坞中,泉眼虽小,但泉水特别甘美,极少干枯,历史上名气很大,为宋代名泉,与小青茶并称为当时的“水月双绝”。宋李弥大《无碍泉诗序》:“水月寺东入小青坞,至缥缈峰下,有泉泓澄莹澈,冬夏不涸,酌之甘凉,异于它泉而未名。绍兴二年(1132)七月九日,无碍居士李似矩、静养居士胡茂老饮而乐之,静养以无碍名泉,主僧愿平为煮泉烹水月芽。为赋诗云:瓯研水月先春焙,鼎煮云林无碍泉,将谓苏州能太守,老僧还解觅诗篇。”李弥大(1080-1140),字似矩,号无碍居士,曾任户部尚书、平江知府、兵部尚书等职,晚年退隐西山,在林屋洞前筑无碍庵、道隐园,今西山李姓多为其后裔。李弥大到此题诗后前途无碍,官至兵部尚书,无碍泉在民间被视为吉祥之泉。泉分雌雄两口(大为雌泉,小为雄泉),相传男性以雌泉、女性以雄泉水洗手洗脸,可使人阴阳相济,鸿运当头,消除前途上的所有障碍。

宋庆历五年(1045)十月,苏舜钦来到西山花山寺,看到因为管理花园的和尚外出化缘,原来繁花似锦的花园已经变得杂草丛生,一片荒芜,感触很深,便在寺内德云堂的墙壁上题诗一首:“寺里山因花得名,繁英不见草纵横。栽培剪伐须勤力,花易凋零草易生。”该诗后两句,是激励人勤奋上进的著名佳句,用来比喻人必须努力克服缺点,才能培养好品德,取得更大进步。小学语文课本中曾把苏舜钦的这首《题花山寺壁》列为必须背诵的古诗课文。花山寺又名观音院,是去年重建开放的苏州大观音禅寺(大如意圣境)的前身,始建于南朝宋元嘉二年(425年),比浙江普陀山的普济寺(863年创建)还要早四百多年,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观音道场之一。

□邹永明

0
[责任编辑:姚丽濛]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