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冒险下葬忠臣黄子澄_往事苏州_文化读书_苏州新闻网

昆山冒险下葬忠臣黄子澄

昆山亭林园曾有一座黄子澄墓,此人非昆山人氏,却下葬在风光旖旎的玉峰山麓。这是何原因呢?那就不得不说一下明初权力之争的那段历史。

黄子澄(1350-1402),号秀溪,江西分宜人,洪武探花,授修撰。由于黄子澄文学底蕴深厚,成为皇太孙朱允炆的启蒙老师和侍从官而日夜伴读于东宫。后来,朱允炆如愿即位,史称建文帝,黄子澄也因辅佐有功而晋升为太常寺。

当时,为巩固大明政权,黄子澄向建文帝建议立即削藩。这个决策当然侵犯了朱元璋曾经分封给他20多个儿子盘踞在各地的既得利益,因此遭到众多皇亲国戚的强烈抵制。但建文帝为了实行专制统治,必须排除异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顺利地削夺了五个藩王的权力。紧接着,朝廷将惩办有恃无恐的燕王朱棣。朱棣自知大祸即将临头,一边表现出委曲求全的可怜相,一边采用缓兵之计,不但申冤喊屈,而且还装疯卖傻。建文帝为人懦弱,看了燕王的自白书后就心慈手软起来,他不听黄子澄的劝阻,决定对朱棣网开一面,暂缓对他的削藩行动,从此留下了他接下来抢班夺权的祸根。

建文帝未杀朱棣,谁知朱棣非但不感恩建文帝的仁慈,反而起兵造反,将矛头直指建文帝的皇位。篡权成功后,朱棣当上了新一轮的一国帝王。朱棣立即将曾经出谋削藩的黄子澄捉拿归案,并要斩草除根,不留祸害。黄子澄威武不屈,视死如归。朱棣恼羞成怒,下令斩首。不仅砍去了黄子澄的手脚,还施以“五马分尸”的酷刑,并下令诛其九族,黄家族人共有445人被牵连,遇害者之多骇人听闻。

黄子澄的妻子许氏与儿子黄圭、黄玉、黄润、黄泽得悉其在京城身陷囹圄时,知道后果严重,凶多吉少,就从老家投奔到反朱棣情绪高涨的苏州府,决心与黄子澄共赴国难。刚正的苏州知府姚善预见镇压黄子澄家属的灾难即将到来,就有意要为忠臣留下血脉。他一面冒着生命危险秘密收留黄氏家人,一面将他们分别改名换姓,并安排到昆山隐居起来,以逃脱即将到来的追杀。长子黄圭改名为田立微,身份是昆山道观的道士;次子黄玉改名为田彦修,身份是昆山农村的里正(旧时村长职名);三儿子、四儿子也都让他们隐姓埋名。为了不被识破,四兄弟都学会了昆山方言,并融入乡民,最终才有惊无险地逃过了那场浩劫。

黄子澄遇难后,尸体被义愤填膺的同人从南京城偷偷运出,但由于他是当朝国君的死敌,所以各地都不敢收留他的遗骨。直到他遇害23年后,昆山县令被这位治国精英的事迹所感动,而冒险将黄子澄的尸骨葬在玉峰的西山下,但还是不敢竖碑纪念。

明万历年间的苏州剧作家李玉,为黄子澄的忠烈所感动,编写了昆剧传奇《千忠戮》。剧情再现那段惊心动魄的变天历史。说的是燕王朱棣夺权成功后立即搜捕建文帝。建文帝走投无路,只得削发为僧,乔装打扮后从地道里逃走,先后浪迹吴江、襄阳,直至流落于滇黔、巴蜀之间。直到宣德皇帝继位后大赦天下,建文帝才得以回归京师,安度余生。《千忠戮》中有一折《惨睹》最为出名,演的是建文帝逃难在外,一路上看到被牵连的黄子澄部下和亲人被押解行刑的血腥场面,惨不忍睹而悲痛万分,唱出了“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的惊世唱段。此戏一经公演,观者踊跃,对忠臣黄子澄投以无限的同情。后来流行“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之说,其中的“收拾起”出典就是《千忠戮·惨睹》中的那句充满苍凉感的唱词,一是表现万人空巷的观摩盛况,二是对忠臣黄子澄的深切怀念。

多年以后,黄子澄的儿子田彦修在昆山东塘街上安了家,为了回报昆山地方对其父亲的尊重和厚爱,他毅然卖掉家产,在县衙的支持下,将东塘街上岌岌可危的木结构富春桥改建成高大坚固的石拱桥。当时还不敢公开纪念他的父亲,田彦修就将新桥改名为高板桥,因为昆山方言中的“搞藩”与“高板”相谐,以此来纪念黄子澄的削藩壮举。据说,桥名由苏州府清官况钟题写。

清朝,玉峰西山脚下的黄子澄墓前曾建过碑亭和祠堂,但不久倾圮了,墓包湮没在杂草之中,已不为人知。直到乾隆五十年(1785)冬季,昆山知县偕同当地士绅发起重修了黄子澄墓,并立了一块两米多高一米多宽的石碑,上书楷体“明太常寺卿分宜黄公墓碑”几个大字,碑上还阴刻“忠魂烈烈,山高水长”的诗句,以此寄托邑人对忠臣黄子澄的一片崇敬之情。但是,黄子澄墓早已在1949年前就消失了,甚是可惜。

杨瑞庆

0
[责任编辑:姚丽濛]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