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诗仙太白传世唯一纸本墨迹《上阳台帖》,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全卷清壮沉雄、气势飘逸,笔力劲健流畅,法度不拘一格,可谓意态万千。加之结体参差跌宕,顾盼有情,奇趣无穷,是国家一级文物中的“国宝”。

今人之所以能够一睹一千两百多年前创作的书画艺术珍品,最为关键的因素是装裱艺术的存在,故作品能神采焕发,流传千年。

装裱艺术,是伴随书画艺术一同成长起来的古老技艺。古有“三分画,七分裱”之说,明末收藏家周嘉胄所著我国第一部书画装裱理论专著《装潢志》也云:“装潢优劣,实名迹存亡系焉。窃谓装潢者,书画之司命也。”可见,书画装裱不仅是书画艺术特殊的展示方式,也是书画艺术的有机构成部分,两者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彼此关涉,相得益彰。一般来说,一幅书画的貌、气、韵、神,需要装裱匠独具慧眼,方能达到珠联璧合的理想境界。

同我国的京剧、书法、国画等艺术类别一样,书画装裱具有特殊的艺术魅力。滥觞于战国时期的书画装裱艺术,历经秦汉、两晋,至唐进入成熟时期。不仅出现了官方专职装潢的艺术匠人,而且装裱形制继卷轴之后,又出现了挂轴和册页。丰富的装裱艺术实践,孕育了我国第一部绘画通史著作,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这部具有绘画“百科全书”性质的著作,专辟一章《论装背裱轴》论述有关装裱事项,成为我国最早关于书画装裱收藏的论著。宋代是装裱工艺飞跃发展的时期,装裱修复技艺由宫廷走向了民间。在明清两代大约500年间,随着我国书画艺术的繁荣兴盛,装裱艺术亦获空前发展,由此衍生出了不同流派,发展至今,遂有“南派”与“北派”之别。

北派装裱以“京裱”最为典型。“京裱”讲求防燥、防裂,大体传承了“宣和裱”的风格,通常是在各种类别的轴类裱件两边加上镶旗杆小边。所谓“宣和裱”,是宋徽宗宣和年间,创造出的独特装裱格式,多是画心上下镶隔界、不镀绫边,四周以古绸绢边栏之,做工十分考究;同时,画上还印有徽宗印玺共计七处,世称“宣和七玺”。“京裱”在继承“宣和裱”优点和特色的基础上,根据自身的发展推陈出新,其装饰裱褙厚重,锦锻作边,常用多色绫,色彩艳丽,趋向高贵华丽,具有较多的隋唐古风。

南派装裱即以苏州装裱为代表,苏州装裱又称“苏裱”“吴装”。“苏裱”在北宋时期基本成形。明宣德以后,苏裱工艺上承唐宋遗制,其形制及品式百花齐放,技法更加娴熟完善。嘉靖、万历间达到全盛,明代著名学者、诗人、文艺批评家胡应麟在《少室山房笔丛》中称赞“吴装最善,他处无及”。周嘉胄在《装潢志》中也称“装潢能事,普天之下独逊吴中”。此后,苏州装裱更是店铺林立,人才济济,名手翠出。清乾隆年间,著名画家徐扬创作的《盛世滋生图》长卷,即《姑苏繁华图卷》,舟车辐辏,热闹繁华,真实再现了清代中期苏州商业经济的兴盛富足。在繁复的社会场景描绘中,就有裱画店,门面开敞,招牌上书“装潢处”,店中装裱师忙碌如常,墙上挂着一幅裱好的画,与现代装裱店别无二致。不远处,就有书画专卖店,室内书画琳琅满目,还有在室外展卖的,其款式各样,内容多种,将苏州艺术市场的繁荣表现得淋漓尽致。

“苏裱”技艺全面,选料精良,做工精细,讲究纸绫绢锦的色彩搭配,注重轴头、轴杆的选择,配色文静,装置和谐,整旧得法,整体格调淡雅素净。

书画装裱艺术是一项集知识、悟性、技巧、经验、创造为一体的系统工程,涉及学科门类复杂,涵盖色彩学、工艺美术、装潢、书画、文物保护等相关方面的知识。同时,每一道工序都有相当的精巧性及技术性。

通常来讲,新书画装裱中对画心的托裱,是整个裱画工艺中最核心最关键的工序。如果是旧书画的修复,则过程复杂谨慎得多。将旧画心从原件上揭下来,洗除污霉,修补破洞,全色接笔,这一过程需要倾注装裱匠人的全部智慧和心血。“苏裱”技艺大家、泰斗谢根宝认为:“修复旧画,比之如疾求医,需观其色,切齐脉,对症下药。揭必净,洗必清,配必同,全必陈。”历代“苏裱”妙手,都有一套修复古旧书画的娴熟技艺,一幅陈年书画,即使残缺破损,一经装裱匠人的妙手,即可起死回生,竟成完璧,充分体现了吴地文化的地域特征和工匠精神。因此,“苏裱”又有“书画郎中”之赞誉。

向传统接续生活,让传统活在当下。由于社会的不断发展,技术的持续进步,文化的相交相通,书画装裱在现今社会已经融入了新的思想,新的审美,新的生命。

书画装裱的发展空间,与当代艺术同步,进入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发展阶段。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老照片串起“运河”记忆
C位抢镜
做月饼 迎中秋
新疆策勒:饮水安全惠民生
山东临沂:沂蒙山上庆丰收
喀什古城渐成影视拍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