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日前,一名女婴被家人遗弃在广州市社会福利院“婴儿安全岛”门口,后被发现已不幸夭折。虽然事后女婴的父亲辩解称把孩子放在安全岛门口时孩子还活着,但警方目前已将其父刑拘。而这一事件也让“婴儿安全岛”(简称“弃婴岛”)再次成为争议性话题。
    广州“婴儿安全岛”内部设立的婴儿床和保温箱。(新华社发)
    所谓“婴儿安全岛”,是效仿发达国家的做法,为弃婴提供室内庇护场所,一般面积只有几平米,内设保温箱、排气扇、被褥,保持适宜的温度、湿度和充足的氧气,来者只需要在离开前按一个延时按键,几分钟后就会有人来将孩子送到福利中心。

28个省区市试水建“婴儿安全岛”

早在201161,中国首个“婴儿安全岛”就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口诞生,为被遗弃的婴儿提供了一个临时避风港。

目前,中国已有28个省区市试水建立“婴儿安全岛”,以及时发现和救助弃婴这一社会上最弱势的群体,保障弃婴最基本的生命权。除河北、天津、内蒙古、黑龙江、江苏、福建等10个省区市已建成25个弃婴安全岛并投入使用外,还有18个省区市正在积极筹建弃婴安全岛或弃婴观察救治中心。 

接收弃婴约99%都是病残儿童

而据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儿童抚育部主任冀刚统计,中国各地目前设立的“弃婴安全岛”接收的弃婴,约99%都是病残儿童。婴儿被遗弃的原因主要是家庭无法承受昂贵的医疗费,无法承受呆傻孩子将来的特殊教育费用,很多家庭担心因病致贫,凸显了当前中国儿童福利保障制度的缺失。 

照顾“弃婴”压力巨大

从“弃婴岛”收到的婴儿一般会被安排到福利院生活,也增加了福利院的压力。以广州为例,广州市社会福利院仅有约1000张床位,但实际已收留抚养了2100多名弃婴(童)。而随着弃婴岛信息日渐扩散,弃婴的数量仍在上升。设立“弃婴岛”以来,广州福利院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一个保育员要照料20个孩子,一顿饭排着队喂,起码要两小时。长期缺人手,有钱也招不到工,福利院的孩子“躺在米缸里挨饿”……这些细节实际上揭示了最浅显的道理,父母是孩子最好的养育者,也是人伦和法理上的第一责任人,即便外界能承担弃婴的养育之职,但其局限也显而易见。

南京婴儿安全岛
    南京“弃婴岛”于2013年12月11日启用。该“弃婴岛”内部有空调、婴儿床、婴儿培养箱、延时报警器等设备。延时报警器在触发3分钟后,将自动报警。[详细]
   弃婴岛的设立是否会引发弃婴潮?

弃婴岛会否引发“弃婴潮”,是很多人都在担心的。

广州“婴儿安全岛”开放不到一月,接收弃婴就达100多名,其数量是其他城市三年的总和,日前更是收到首例已经夭折的婴儿。而与广州的“弃婴安全岛”同样面对弃婴数激增的还有厦门与西安。201411厦门设立首个弃婴安全岛,50多天里共接受弃婴34名。而2013年一年,厦门接收的弃婴数仅为50余个。西安市在201311月底建立弃婴安全岛,之后两个多月时间里,他们一共收治了包括西安市和周边地市在内的60多名残疾儿童,和去年同期相比,西安福利院接收的弃婴增加了120%

“设立弃婴岛本身对孩子是好的,但有了弃婴岛之后,很多本来要下很大决心才决定把孩子丢掉的家长,变得毫无顾忌了,这也是它的负面影响。”广东清远市民政局社会福利科有关负责人如是说。

事实上,“弃婴岛”设立之初弃婴增多与媒体的报道不无关系,媒体对“弃婴岛”这一新事物的宣传,无疑吸引了大众的眼球,部分原本就因种种原因打算遗弃孩子的父母会因此而想办法将孩子放到“弃婴岛”来。拿全国第一个设立“弃婴岛”的城市石家庄来说,曾有人担心此举会变相纵容弃婴行为,但两年来,石家庄弃婴岛除了刚开始数量有所增加外,后来收到的弃婴数量跟常年相比没有明显变化。据《人民日报》报道,石家庄弃婴岛设立第一年接收了68个弃婴,截至2014114共收留181个孩子。目前来说,我们并不能因“弃婴岛”设立之初弃婴数的增加就断定会引发“弃婴潮”。

另一方面,广州“弃婴岛”弃婴数骤增还有其特殊性。在没试点前,广州就是全国接收弃婴最多的城市之一,每年达三四百个。如今的现象,实际只是以往问题的显性化,从分散全市到集中于“岛”这一点上。弃婴集聚羊城,亦是多种因素所致,与经济发达、医疗资源集中、风气开放、流动人口多等有关,可以说,广州这个小小的弃婴岛,承载的远远不止这座城市的弃婴。就决策层面而言,在资源配置上,必须考虑广州试点的特殊性而有所倾斜侧重。 

弃婴家长是否构成遗弃罪?

家长把孩子放到“弃婴岛”肯定有违道德,但在法律上是否该受到惩罚,也是争议所在。事实上,各地弃婴岛采取延时警报措施,只有当遗弃者离开后,警报才响起,这样的做法,正是为了回避面对违法行为的尴尬。

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永平表示,我国法律目前并无“弃婴罪”,刑法里有遗弃罪,治安管理处罚法对遗弃行为也有处罚。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五条规定,遗弃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被扶养人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警告。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目前国内法律对弃婴行为没有细化的界定和分类,父母把孩子送到婴儿岛,客观上还是弃婴。这种矛盾、模糊不仅让送婴儿去婴儿岛的父母要偷偷摸摸、担惊受怕,也让民政、公安部门管理、执法的时候难以把握。

朱永平建议,目前国内多地出现类似婴儿安全岛,最高人民法院应尽快做出司法解释,重新界定弃婴行为,“完善、细化何种情况下为弃婴行为”。 

弃婴将如何被安置?

被抛弃的孩子,一般都无法回到父母身边,一旦因种种原因下定决心要抛弃孩子,很少有家长会把孩子再找回去,所以,那些存活下来的“弃婴”的命运,就跟福利院联系到了一起。

深圳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有关工作人员介绍,福利院对于弃婴接收有一套完整严格的流程。第一时间需要审查资料。派出所干警送时需填写广东省统一的接收弃婴表格,福利中心接收需出具回执;派出所在送之前一般会做DNA鉴定,排除是打拐中被拐的孩子;孩子送到福利中心后有1-3个月的观察期,福利中心按照规定给孩子完成全面的体检;观察期之后,中心将对孩子做评估,根据孩子的残疾程度、年龄健康状况分班安置,通常0-1岁会放到婴儿班,有些孩子身体状况明显为脑瘫的则放在“特护班”。

对孩子来说,被福利院接收能生存下来固然很好,但“孩子最好的出路还是回归社会”。而尴尬的是,在国内,少有家庭愿意收养残疾的孩子。据了解,深圳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2013年在家庭领养方面送养了75个孩子,其中国内收养38个,国外收养37个,国外基本上有不同程度残疾,国内基本上都是正常孩子,中重度孩子滞留在院里,出去的孩子占了50%,留下来占了30%-40%

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负责人强调,现在社会上还有不少家庭放弃残疾或智障孩子,这与整个社会的救助体系缺失有关,国家福利保障制度应该综合考虑持续的体制保障问题,解决家长们的后顾之忧。

世界各国弃婴设施:意大利医院内可匿名弃婴[详细]
    以保护婴儿生命权、健康权为要义的安全岛,显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设置,它意味着一整套与之相配合的机制。上至法律,下至具体的责任承担主体,最终与哪一方建立“新”的监护关系等问题,都需要解决。此外,如何从源头上减少弃婴的产生,更是有待多方共同努力。

用法律规范约束“弃婴”行为

在发达国家,父母如果被发现虐待儿童或者因照顾不周让儿童处于危险状态,他们将面临起诉,甚至被剥夺抚养权。这些国家对儿童的保护是积极主动的,但目前我国在对待“弃婴”方面的法律还是很不完善的。

有评论员认为,就算安全岛于幼小生命来说有着重大意义,流程上也应该是先确立相关法律,不致现行政策与上位法明显冲突才是,而不是先试行后立法,法律还在起草中。虽说这种做法在国内不能说特殊,站在人情的角度,它或许可以更早地进入社会,挽救更多生命,但从长远来看,除了又一次曲线实践规则,其制度上的弊端,诸多不完善条款带来的问题都会在后续呈现。

专家呼吁,要建立健全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司法制度,建立儿童监护监督干预机制和国家监护服务体系,切实加强对弃婴及未成年人权益的保障。关于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美国纽约州颁布的《弃婴保护法案》规定,在新生婴儿出生后30天之内,家长假如采取安全的方式匿名遗弃孩子,不会遭到起诉。假如我们能建立一个抚养能力评估机构,对那些有弃婴倾向的父母做抚养能力的调查评估,确认其无力抚养后,政府就承担抚养的责任;对那些不来申报却私自遗弃婴儿的,则以违法论处,倒也能解决部分问题。 

借力民间组织共解“弃婴岛”之困

“弃婴岛”的设立让被抛弃的孩子能及时被发现并得到救治,但目前公共机构不足,福利院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来救助那么多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壮大公共机构的力量之外,也不妨借民间慈善组织之力,共同拯救这些被抛弃的孩子。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民间慈善组织可以调动的社会资源有限,仅凭善心做慈善,缺乏规范和长效运行机制(“兰考大火”之后,相关政策收紧),向慈善组织借力,还要给力,包括给资源与政策。资金投入上,不妨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让民间慈善组织通过接手服务获得资源。 

建立儿童大病医疗保障制度

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主任李波认为,当前,要通过建立儿童大病医疗保障制度,完善家庭扶持政策、对残疾和大病儿童的家庭提供支持,建立残疾儿童免费康复和特殊教育制度等途径,健全儿童福利保障制度。同时,要加强孕前、孕期指导和检查,提高生育技术水平,通过源头治理,降低婴儿出生缺陷发生率。

有专门从事病残儿家庭支援的社会组织认为,尽快建立医务社工队伍,为病残儿家庭提供有效支援,或有助遏止弃婴潮。金丝带癌症儿童家长会负责人罗志勇介绍,在国外和港澳地区,早已形成成熟的医务社工服务体系,负责医患之间的沟通的同时,医务社工将协助重症儿童家长链接社会资源,“他们不但会帮助这个家庭申请社会救助,还会向一些相关机构求助,提供情感和行动的支持。”罗志勇称,即使孩子被判定已无法医治,医务社工也将介入,尽力为病童开展“姑息治疗”。[详细]

    结语:尽管对“弃婴岛”的争论很多,但只要能拯救这些无辜的小生命,总是值得点赞的。

据了解,目前民政部正在探索建立儿童家庭支持福利制度,对困境儿童实行分类保障,建立新生儿营养补贴、贫困家庭子女津贴、残疾儿童医疗康复和家庭护理补贴、收养残疾儿童津贴等儿童福利制度。通过发放补贴津贴、减免税收等方式,加大政府对困境儿童和家庭的支持扶助力度,预防家庭因无力治疗、照顾病残儿童或因贫困将孩子遗弃。希望随着各项救助制度和法律法规的完善,“弃婴”真的能减少,“弃婴岛”也渐渐能在“平静”中度过每一天。

资料来源:广州日报、羊城晚报、新华网、人民网、新快报等媒体的相关报道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联系电话:(0512)65233223
Copyright (C) 2010-2012 www.subao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